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戏班子

编辑:作文网 | 来源:鬼故事

你看过戏班子吗?

简单来说,戏班子就像是一个杂耍团,按照其中艺人的多寡与表演规模,每个戏班子都有属于自己的主题,其中的表演内容更是千变万化。即便没有国际马戏团那样的排场,小小的戏班子依旧可以带来不少欢笑。

高大壮汉的胸口碎大石、喷火秀、小丑搞笑的耍球技巧、单车、甚至是踩高跷。随着时代的进步,近年来更有许许多多创新的表演,且每一个都令人眼睛为之一亮。

……但,你看过「死人」戏班子吗?

我敢打赌,你一定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字眼儿。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好骄傲的。

因为,我看过。

──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还记得那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事情的开端,源自于一位许久不见的老友,赵乐,他所寄来的一封信。

就跟他的名字一样,赵乐从小就以逗人开心为志。当大家在写作文「我长大后想当……」时,赵乐也是唯一一个写「我长大后想当戏班子的团长」被老师大骂不长进的家伙。为了逗人开心,赵乐甚至在大家准备考高中之际,唯一一个偷偷练习单车与抛求的笨蛋。

想当然尔,他并没有考上很好的高中,更别说大学了。但,我尊敬他的生活方式。

因为,他也是唯一一个从小就清楚自己想闯什么事业的人。

虽然自从上大学后,我便与他断了音讯。可是,现在一接到他的信,那股喜悦还是打从心底翻腾而出。毕竟可有好些年没见了呢!

信的内容大致如下:他组了一个戏班子,想请我过去替他鉴赏鉴赏,并替他写一个专栏文章。

是的,大学毕业后,我便在某杂志上开辟了自己的专栏,每一期都介绍世界各国较有名的马戏团,或是一些四处飘泊的小戏班子。只要有趣,我便替其撰写一份文章。也不知是我的好运与否,只要上了我的专栏,大部分都会因此声名大噪。

或许赵乐这家伙也注意到了我的专栏吧?好家伙,还知道透过关系来利用。没关系,就随你用吧!反正大家朋友一场,彼此关照也是应该的!

在准备好一切后,隔天,我便立刻前往赵乐所在的地方──赤桐镇。

说实在话,刚到那边时,我自己都有些傻眼。

赤桐镇的发展就像晚了半个世纪一样。从建筑到人们的穿着,都令我联想到多年以前的纯朴电视剧。在这,我什至看不到半根电线杆,其落后的情形着实令我瞠目结舌。

不过,这些在赵乐的热情款待下都不算什么。

知道我会前往里后,他老早就在镇口打理了一切,与他戏班子的团员。拉开的红布条与锣鼓喧天的情景,更难能可贵的,就是不论男女老少,一个个真挚无比的笑容,仿佛就跟接待国家元首一般。

赵乐没有立刻跟我献宝,他先好好让我吃了一顿,打算把自己的戏班子留到最后才给我享用。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总喜欢把好的东西留到最后。

一直到太阳渐渐西下,整个镇上满是紫红时,赵乐才带着一脸微醺对我笑道:

「来,就让你看看咱家的戏班子有多好吧!现在可先别醉倒啦!」

「哈,就看你有多行!」

在赵乐的扶持,我与他一拐一拐的来到小镇正中央的空地。现在中间以经升起一座盛大的营火,数十个座位围绕着火堆,已经有不少人在那占了位子。我和赵乐只好选择较为中间的位子坐下。

「没关系的,我们戏班子的表演,其精采就算一里外都看得清楚!」

「呵,瞧你就只会说嘴!」

没多久,热闹的音乐响了起来。

那是乡下才有的特殊小调,轻快且活泼无比,配合几个团员的东敲西打,更显新鲜好玩。

首先,随着音乐出来的,是几个打扮滑稽的小丑,脸上夸张的涂抹就已经让几名孩童笑出声来。有的骑单车摔个狗吃屎、有的抛球不断猛砸自己的头。更有的滚起大球出场,一开始虽嚣张至极,但一个跌跤倒也逗得大伙儿哈哈大笑。

即使跌得再疼、摔得再累,小丑依然只能哈哈大笑。这就是小丑的魅力所在。

接下来几项表演更显刺激。

即便是两层楼的高跷,表演者却还是能轻松自在的随着音乐舞蹈,几个单脚旋转的动作,更是令观赏的人心惊胆跳;吞吃火球的表演者也不例外,瞧他一会儿吐火、一会儿喷火,把玩起带火的铁球,更是让人看得目眩神迷。

当然,其中也不乏几个说相声的,虽然你一言、我一语的吵起架,但其中所用的滑稽语调,使看的人无不抱着肚皮大笑;更有近似于洋人的魔术师,当场表演起经心胆跳的人体切割!表演一结束,无不竖起拇指,大赞一声:「好!」

在这个戏班子的表演下,场面热闹无比,笑声与欢呼更是此起彼落,从没有过任何冷场。看看周围人们的笑容就知道,赵乐,你这好家伙还跟搞成功了!

然而,时间越久,我愈觉得有些古怪。

不知是火光的影响还是酒精作祟,我开始看到一些诡异的画面。

原本抛着球玩的小丑,现在竟然抛起自己与其他人的头颅,那浓妆艳抹的笑容上满是血迹与骇人。

仔细看那踩着高跷的表演者,他不是踩在高跷上,而是整根木棍插入腿内!黑红色的液体泊泊流出,染满了整根木棍、吓坏了我的魂。

喷火的表演者冷冷一笑,将整根火棍插入胸膛,一个咆哮,满是骷髅堆积而成的青紫色火焰喷射而出,更狭带着凄厉的哀嚎奸笑。

说相声的搭挡拿刀互相砍杀,一边大笑、一边剁下彼此的手脚;就连魔术师也一起疯狂,将自己的美女助手大卸八块,完全不在乎她的尖声求救。

甚至,就连观众们也开始发生异状。

原本欢欣鼓舞的大笑,刹那间成了悲惨的哭吼、歇斯底里的低语;那原先欢乐的脸庞,更有如被大火焚烧过一般,焦黑、紧皱、令人打从心底对此作恶。

「怎么?你好像有点怪怪的喔?」听见赵乐的询问,我正想对此发表意见时,瞬间,我哑口无言。

「嘿,怎么了,喝茫啦你?」赵乐笑了起来,但那却不是我所熟知的亲切笑容。

他微胖的脸庞涨成紫红色,一条条青筋爆起;原本和蔼的眼神,此时却是乌黑一片,不见任何该有的人性;甚至,赵乐的七孔更是流溢出黑红色的血液,以及冒着泡的绿色黏液。

「怎么?你的脸色很怪喔?」他咧开嘴大笑,里头甚至爬满了肥胖的白蛆。我强忍住即将呕吐的冲动,这时候有比呕吐更重要的事情得做。

下一秒,我拔腿就跑。

无论赵乐在后头如何喊叫,我头也不回的向着镇口跑去。抛下那诡谲的音乐、抛下那恐怖的人群、抛下那怪异的戏班子──抛下赵乐。

事后,我才从附近镇上的人听说一切来龙去脉。

一年多前,赵乐的戏班子经营不善,再加上团员们一个一个离开并唾弃他,以及镇上所有人的不支持。一切的一切,都令赵乐苦不堪言。就在那时,赵乐下了一个决定。

他要把一切带往地狱,无论是戏班子,还是整个镇上的人。

赵乐先后杀了戏班子里头的所有团员,手法之残忍令人发指。然而这样不够,最后,他更让赤桐镇陷入一片火海。全镇数百条人命,一夜之间,都被赵乐屠杀殆尽。

最后,赵乐自己也走上了绝路。在警方将他逮捕之前,赵乐服下剧毒,数秒的挣扎,他便离开人世。

而在赵乐寄信给我的那天,正好就是他的头七。

事情听到这,我浑身发起抖来,完全不敢相信那天所见的一切。不管一开始欢笑的部分、还是最后痛苦的部分,那都让人难以忍受。

回到赤桐镇,原来古色古香的街道,只剩焦黑的断垣残壁,以及难以透过气的满满愁思。

离开前,我给此地找了一名法师,希望能安抚此地尚未安息的生灵。至于赵乐……

……我自己特别给他上了三炷香。

推荐阅读:
上一篇:眼虫 下一篇:镜中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