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重大警察被杀事件

编辑:作文网 | 来源:传奇故事

1.医院的枪声

暮色茫茫,位于闹市之中的鞍钢铁西医院显得格外宁静。在外科三病房3号室里,住着一位特殊的病人。他叫李世海,与另外3人是鞍山市一段时间里发生的十几起入室抢劫案的重大嫌疑人。李世海虽然只有30岁,却有着11年坐牢经历。他18岁就已经入狱,青年时代都是在监狱度过的。刑满释放的李世海并没有悔过自新,而是变本加厉重操旧业。

1989年10月19日,他伙同另外两个刑满释放人员闯入一居民家行窃抢劫,正好遇到巡逻的派出所干警,被当场抓获。在民警将刚刚抓获的李世海等三人带往派出所审查的途中,李世海突然挣脱逃跑。在鸣枪示警无效的情况下,民警开枪打中了李世海的脚,将他击倒。本着人道主义原则,公安机关将受伤的李世海送往鞍钢铁西医院,一边审查,一边为他治疗。

根据我国法律,犯人在治疗期间,必须戴手铐,由配枪的警察24小时监视。10月26日这天晚上,轮到肖太宗等几名警员值班。

肖太宗,男,1964年1月12日生,当年只有25岁,是辽宁省鞍山市公安局铁西分局侦查员。

当天17时55分,和肖太宗同班的刑警去楼下买盒饭,病房只留下他一人。这时,门突然开了,进来的是李世海的三哥李世永和四哥李世博。这两个人和肖太宗打过照面,双方也算认识。按规定,正在接受审问的案犯是不允许家属来看望的,以免掩盖罪证和串供,肖太宗忙起身阻止。李世永和李世博倒也没有坚持,两人往后退了出去,肖太宗随手关上了门。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两人第一次进来,其实是来观察情况的。突然,门被一脚踢开了,一支乌黑锃亮的“五四”式手枪瞄准了肖太宗!

仓促之间,肖太宗想掏枪还击,可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歹徒又是有备而来,根本来不及!一声枪响,子弹射进了肖太宗的胸部,再一枪,又射进了他的腹部!

这两枪都是击中了肖太宗的要害,然而他还是咬牙把枪拔了出来,对着大门猛射!打光弹匣里面全部子弹以后,肖太宗昏了过去。此时,凶残的李世永和李世博又冲了过来,手持尖刀,对着已经停止呼吸的肖太宗狠狠扎了七刀!然后抢走了他的手铐钥匙和配枪,接着背起李世海逃离病房。

后来,警方在检验遗体时发现,肖太宗胸部1处枪伤,7处刀伤均伤至颅脑和心脏,腹部1枪击穿了肝脏。肖太宗遭受致命的枪伤后,仍然将枪梭子里面的7发子弹全部都射了出去,这说明他在临死前最后一刻,还坚持试图阻挡歹徒的抢人行为,他实在是尽力了!

从来没有队友如此惨烈地牺牲,这些年轻气盛的战友们发誓要为肖太宗报仇!

那天晚上,25岁的张素华也没有入睡。丈夫肖太宗从昨天去医院看护犯人就一直没有回来。她怀孕8个月了,自己和丈夫都期待着这个孩子的降生。她躺在床上,抚摸着肚子,心里不禁念叨着:“儿子啊,爸爸可别出什么事啊。”谁能想到,就在张素华辗转难眠的时候,肖太宗与她天人相隔了!

李世永和李世博为什么要杀害民警,也要救出他们的弟弟李世海?因为李世海身背十几起入室抢劫盗窃案件,又是刚刚刑满释放1年,一旦罪行落实,按照法律,恐怕就要枪毙。这两人为了救弟弟,竟然对警察狠下杀手。由于知道李世海由配枪的警察看管,这两人就决定干脆杀死看守民警,然后一起逃亡!

这两人为了和民警对抗,决定抢枪,然后进入医院和民警枪战。在进入医院之前,他们已经杀死了一名警察,抢到了一把手枪。

1989年10月26日18时50分,李世博的妻子突然跑到铁东分局,说李世博被人杀死在家中。这怎么可能呢?难道是李世博畏罪自杀?

民警赶到现场一看,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躺在屋中。民警仔细一看,被杀的人哪里是李世博,分明是和平派出所民警李福林!

李福林头骨破裂,死状很惨,身上携带的五四式手枪丢失!事后得知,10月26日上午,李世博以向警察反映弟弟李世海的犯罪情况为由,将李福林骗至家中。期间,李家兄弟乘其不备,用铁锤猛力击打李福林的头部,将他打死,抢走了他的枪……随后,正是拿着这把枪,李世博、李世永两人杀害了肖太宗、抢走了李世海!

2.各方的围捕

两把枪的丢失以及两名警察的被杀,使得案情非常重大。19时28分,省公安厅郭大维厅长和祝春林、白云涛、赵士君副厅长等几位领导经过研究,立即向全省各级公安机关下达了紧急命令:一定要尽快将3名歹徒消灭在辽宁境内,防止外窜、造成更大的伤亡。

韭菜台派出所在鞍山市台安县内,地处鞍山通往盘山主要道路的边上,是这次堵卡的重要阵地。所里的工作由副所长殷振元主持。

10月26日20时左右,殷振元接到县公安局要求立即上街堵卡的命令后,立即与其余民警设置路障。根据情报,三名歹徒开的是一辆金杯,所以重点盘查这个型号的车辆。由于这个派出所是县下辖派出所,平时以调节民事纠纷为主,多年没有遇到严重刑事案件。所以此次设卡巡逻时,只有殷振元副所长配枪,另外两名民警没有武器。

这时,开过来一辆天津大发面包车。几名警察一看,并不是通报里所说的金杯。为防万一,殷副所长还是走到汽车左侧的司机座位旁边,要司机出示证件接受检查。就在司机递证件的时候,汽车右侧的门被猛地拉开,下来一个大高个儿,从车前头向左绕了过来。

当那人快到殷副所长跟前时,殷副所长突然发现那人手里好像有手枪。仓促之间,已经来不及掏枪,他冲上前用一支胳膊向那个高个儿搂去,试图夺枪。没想到,那个高个子反应很快,他后退一步,立即开枪。一声枪响,殷副所长中弹了。高个子见他中弹后没有跌倒,又开了一枪,将他击倒。

听到枪声,近处的民警訾有山立即向大个子歹徒扑去。还没到跟前,车上的另一个歹徒举枪向他射击。由于双方近在咫尺,手无寸铁的訾有山身中数枪,倒在血泊中,当场牺牲了。

民警王海涛发现歹徒有枪,自己没有武器无法抵抗,只得转身跑向派出所报信,要求支援。李世永对准王海涛背影连开两枪,将这个刚从警校毕业的年轻警察击倒。

这伙儿歹徒正是被公安机关通缉的李氏三兄弟!他们狡猾地在路上丢弃了金杯,搭乘了一辆天津大发面包车,迷惑警方。在击倒三名警察后,他们发现殷振元还没断气,李世博下车对他又连刺四刀。

正在所内值班的民警王振永听到枪声,立即持枪赶了过来。身负重伤的殷振元还有一口气。他用尽全身气力说:“我不行了,你快去报警,快救老訾。”

而此时,3个歹徒已经抢走殷副所长的枪,立马驾车逃遁。当救护车赶到时,訾有山、殷副所长已经死亡,王海涛还有微弱的呼吸。

无影灯下,医护人员在全力抢救。医护人员在手术时发现,王海涛的肠道被子弹穿透。医生护士的视线模糊了,守在门外的市长、公安局长及战友们哽咽了。好不容易把王海涛盼醒,他微睁失神的双眼,吃力地说:“所长怎么样了?有山呢?唉,可惜我没有枪,不然,我决不会便宜这帮坏蛋……”经过48小时抢救,因为伤势过重,最终,王海涛也不幸牺牲,时年21岁。

26日20时40分,3个歹徒又劫持了一辆解放牌大卡车,在赶往北镇县的公安局堵卡力量进入阵地之前,窜进了沟帮子火车站。如果歹徒上了火车,就可能流窜到全国任何一个地方,再想拦截就难了。

三名歹徒劫持了驾驶卡车的两名司机,5人一起进入火车站,买了5张火车票。由于他们准备乘坐的从长春开往石家庄的214次列车还没有到站,5人只得在候车室等候。此时三名歹徒已经抢劫到3把手枪,每人都有几发子弹!

1989年10月26日,将近23时,沟帮子镇治安联防队班长刘玉成根据公安局部署,正在沟帮子火车站前巡逻,他发现一个大高个儿神色慌张,不断向四周打量,而且一只手插在敞开的怀里。

刘玉成觉得他形迹可疑,但也没想到是持枪歹徒。他上前一步盘问大个子,就在大个子支支吾吾的时候,身边的一个人拦住他。这人自称是公安局的警员,和这位高个子的同事一起来办案的。他怕刘玉成不相信,还拿出一把五四式手枪,证明自己身份。刘玉成只好走了,但始终觉得不对劲,随即向沟帮子车站公安局报告。值班室里只有两名值勤民警,一名叫高树理,37岁;一名叫王锦彪,26岁。

三人来到候车室一看,此时214次列车正在检票。刘玉成看清楚出去买烟的那个大高个儿和门口那个自称是公安局警员的持枪的人正在排队等候检票,马上就要登车了。如果他们是罪犯,一旦登车,后果就不得了了。刘玉成就把那个大高个儿指点给高树理,自己和王锦彪则向那个持枪人靠近。眼看那个高个儿面前只有一个人了,高树理上前拽了一下大高个儿的肩膀:“同志,你到哪儿去呀?”。

没想到,话音未落,大高个儿身子一斜,向后一跳,

“砰”的一声,枪响了,子弹是从大高个儿上身衣服里打出的。高树理左肩中弹,鲜血立即涌出,他晃了一晃,稳住身子,猛地扑向大高个儿。大个子闪身躲开,又向他开了一枪。身负重伤的高树理试图用刚抽出的手枪还击。高个子歹徒毫不留情地对他又连开4枪,高树理不幸牺牲……

第一声枪响过后,候车室里立刻大乱,候车旅客四散奔跑。刘玉成立即从后面猛地抱住了那个自称是警察的持枪人,王锦彪也从旁边冲上来。与此同时,人群中突然又冲出一个歹徒举枪向王锦彪射击。由于一开始仅仅认为有2名歹徒,王锦彪完全没有防备,他急忙跳到一条凳子后面,抽出手枪还击。

就在这几秒钟内,抱住歹徒的刘玉成已被另一名歹徒开枪打倒。

王锦彪的枪口躲闪开慌乱奔跑的旅客,向歹徒射击,一枪打中那个歹徒的肩部。恼怒的3个歹徒一齐举枪向王锦彪射击,他瞬间身中数枪。但他仍没有停止向歹徒还击。当他又向歹徒打了一枪后,才晕倒在地……王锦彪、高树理、刘玉成都是当场牺牲。

3.最后的抵抗

3个歹徒从沟帮子车站逃出后,劫持了一辆车,逼着司机驾车向北,窜到鲍家乡桃园村,然后下了车,威逼当地村民韩久贵带着他们向沟里走去。

1989年10月27日凌晨,接到居民的报案后,当时的北镇县公安局副局长李凤儒调遣所有参战警力向鲍家乡集结。当地驻军闻讯后,也都出动了兵力参战。当地县公安局政委罗长海等带人赶到现场,并带领队伍开始了搜山。

7时40分,歹徒带领人质藏身的地点被找到,数百军警立即将这里层层包围。突围无望,抵抗的话,三把手枪里只有几发子弹,必死无疑。最终三名歹徒认为,反正也是要死了,没必要害死无冤无仇的人质,遂将他们释放。过了一会儿,歹徒藏匿的大石缝里传来了几声枪响。原来李世永见突围无望,先举枪打死李世博,而后开枪自尽。

在这场战斗中,仅仅一夜时间,包括肖太宗在内的7名公安干警不幸牺牲,还有多人受伤!

此战明确显示出,一线民警很难对付手持军用枪械的歹徒。虽然三名歹徒是在一夜之间被击毙的,却也造成我干警7人死亡。7比3,这个代价何其沉重!

推荐阅读:
上一篇:宝剑出鞘 下一篇:马知县断案
看过《重大警察被杀事件》的同学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