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鬼谷神剑

编辑:作文网 | 来源:传奇故事

江湖寻剑

江湖上传言,长江一带出现了一把神剑——鬼谷神剑,据说这神剑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异士鬼谷子打造的,这剑能和主人心意相通,能让对手死于剑主人的意念之间,也就是说,主人想杀谁,剑就会去杀谁,有了它,称霸武林将不再是梦,于是,各路江湖侠士、绿林好汉都蜂拥而来……

寻剑的人中有一位叫管千树的侠士,这些年来,他一直在为技一把好的兵器而浪迹江湖,这一趟,他把十九岁的儿子管金也带在身边,为的是带儿子到江湖上历练历练,可他们这一年在江北寻访了许久,却依然没有神剑的半点消息。

八月初,管千树打算带着管金到江南去寻访鬼谷神剑的下落。

这天,父子俩来到江边的一个渡口准备过江,摆渡的是两人,一位是须发皆白的老翁,一位是容貌娇好的妙龄少女,那少女一身短打扮,显得十分伶俐,管金一双眼睛忍不住往她身上瞟了几瞟。

管千树牵着马上了船,向两人打听道:“请问二位,这附近有没有鬼谷神剑出现过?”话音刚落,那少女猛地抬起头来看了管千树一眼,那眼神让人捉摸不定,而那位老翁却依旧在假寐,管千树心里一动,知道问对人了,他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银锭,对着少女说道:“姑娘若是肯把神剑的下落告知一二,在下定当将所有家产尽数奉送!”

少女闪动着一双好看的眼睛看了看管干树,似乎有话想说,但这时那老翁忽然在 一旁咳嗽了一声,那意思挺明白,就是阻止少女再往下说,少女便“哼”了一声,说:“什么神剑鬼剑的,我们没听说过!我们今天也不摆渡了,你们请回吧!”说完,他们离船上岸,回到了渡口的一间茅屋里,不再理睬管千树父子。

父子俩不死心,一直在船上等到了天黑,管千树见那两人没再出来,就让儿子看着马匹行李,他一个人悄悄来到茅屋外偷听。

管千树刚靠近茅屋,突然感到里面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推倒在地,他来不及细想就狼狈地逃回到船上,他想,以少女这样的年龄不可能有如此厉害的武功,想必那老翁是个世外高人。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满月,心里不由乱了起来,想自己的武功在武林中已属出类拔萃,没想到在这荒郊野外,竟然会遇上自己连还手都没有可能的高人,罢罢罢,还是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免得到时候宝剑没找到反而丢了性命,可再转念一想,他又非常不忍心离去,好不容易打听到宝剑的消息,他不想轻易放弃,思来想去,父子俩干脆也在渡口边上搭了一间茅屋,打算来个死守,“耗”在这里。

也是合该他们走运,这天一早,管千树发现渡船上只有少女一人在划桨,一问,少女说老翁回家闭关练功去了,要几年后才能出关。管千树听后不由喜上眉梢,此后便常常支使儿子上前跟少女套近乎,一来二去,渐渐熟了,这才知道那少女名叫鞘奴,也是怀春的年纪,她见管金是风流倜傥的翩翩少年,禁不住也有些动心了。

这天是中秋节,管家父子在自家的茅棚里置办了好酒好菜邀请鞘奴,鞘奴也不客气,她高兴地来了,席间,鞘奴畅怀痛饮,慢慢地便有些醉了,趴在桌上打盹,管千树对儿子使了一个眼色,自己先退了出去。

管金心领神会,唤醒了鞘奴,上前说道:“管金爱慕妹妹已久,妹妹也知道我父子是为寻剑而来,只要妹妹肯透露一些口风,我管金绝不会亏待你的!”

鞘奴听了这话,“扑哧”一笑,仗着酒性,她悄悄告诉管金:鬼谷神剑就在她的手上!

管千树正躲在门外偷听呢,一听这话,喜从天降,忙跑进屋去,对鞘奴许诺道:“姑娘若是肯将神剑割爱,我们父子就算肝脑涂地也不会忘记姑娘的大恩大德!”

鞘奴一听,神色有点凝重,她问管千树:“你真的那样想要得到鬼谷神剑吗?”管千树激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连连点头。

鞘奴想了一会儿,终于回到自家茅屋,取来了一个红布包裹,打开包裹,果然是一把剑,剑柄上隐约有几个字——“鬼谷神剑”。

管千树欣喜若狂地要去接剑,却被鞘奴阻止了:“既是传世神剑,又怎能轻易给你?”

人剑交易

管千树忙说:“那你要什么?”鞘奴看了他们一眼:“我要你跟我做一笔交易,让管金给我为仆一年,一年后,你再来接人!”

管氏父子一听这话,都呆住了,鞘奴笑着说:“我这其实也是为你们好,你们大概也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吧——‘鬼谷一出,亲人喂血!”

管千树听了这话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早就听说这鬼谷神剑之怪:持剑者须得在每年中秋的月圆之夜用宝剑杀死一个亲人,唯有用亲人之血喂剑,这剑才会跟他心意相通,从而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如今听了鞘奴的话,才知道这传闻竟然是真的!

鞘奴冷冷地笑着说:“你们想想,如果你们不留下一个人来,而是两人共同持剑,那么,你们父子之间,谁拿谁喂剑比较合适呢?而今夜恰好就是中秋夜,所以,我让管金留下,其实真是为了你们好……赶快回去,赶在太阳升起之前回去杀死一个亲人,还来得及喂剑,哈哈!”鞘奴的话让管氏父子一怔,管千树思量许久,又与儿子低声商议了好一阵,最后一咬牙,终于答应让管金留下。

鞘奴这才把神剑交给了管千树:“你要记住的是——没有喂剑之前不要轻易掀开这红布!”

管千树接过剑后转身就要走,管金连忙对着父亲说道:“爹,您可别忘了我们的计划!”

管千树回头看了管金一眼,然后跨上马背,急如星火地飞奔而去,一路紧赶慢赶,终于在太阳升起之前赶到了家,刚敲开门,马就倒下了,它是活活累死的。妻子睡眼惺忪地为管千树打开家门,看着贤惠的妻子那倦怠的面容,要用她喂剑,管千树却又下不了手,再走进里间,十六岁的女儿管玉正在梦中酣睡,女儿娇美的睡态又让管千树犹豫起来。

管千树左右为难,就在他犹豫不决之间,天亮了,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管千树知道自己错过了喂剑的最好时机,他不敢贸然动剑,只好将剑藏好,等待来年的中秋,他心里明白,不用妻子、女儿的血喂剑,那只有找另一个人了!

光阴似箭,疾如流水,第二年中秋很快就到了,这天,管千树悄悄地赶到了渡口附近,关注着渡口的一切。江上风大,渡船半天才过江一趟,管千树远远看到渡船上有一男一女在摆渡,男的正是儿子管金,女的是鞘奴,不过鞘奴的身子变得笨重了,像是有了身孕。

管千树一直等到天黑才上了船,他对鞘奴说:“我是来领人的。”

鞘奴一怔,她下意识地抓住了管金的手,幽幽地说:“这么快吗?”

管金站在鞘奴的身后,悄悄地对着父亲使了个眼色,管千树会意,他动手解开了包裹在剑上的红布,就在管千树抖开红布的时候,鞘奴却抢先一把接过剑,她深情地抚摸着剑身,伤感地说道:“一年未见,怎么你就成了这般模样?”

管氏父子一见这剑也都愣住了,这剑锈迹斑斑,剑锋也没有一丝光芒,若不是剑柄上那几个字,他们真怀疑它是不是假的。

正在鞘奴伤感的时候,那剑突然忽地被人抽了回去,横空架在她的脖子上!原来是管金,他趁鞘奴不备,将剑夺了过去,此刻,只见管金紧握剑柄,目光冷峻地盯着鞘奴:“你我已经私定终身,有了夫妻之实,如今你又怀了我的骨肉,也算是我的亲人了……”下面的话不说,鞘奴也明白了,其实管氏父子早已密谋好了:引诱鞘奴和管金成婚,这样她就算是他们的亲人了,到时候就可以用她喂剑,父子俩就无须互相残杀了,而今晚正是喂剑的大好时机!

有了身孕之后,鞘奴的身手大不如前,她自知已敌不过管氏父子,看事已至此,她只得惨然一笑,对管金说:“其实,我早知道你父子打的是什么算盘,但我也是想博一博……既然我打动不了你,就让我来替你喂剑吧,只要你称霸武林之后不要忘了我就行!”

神剑饮血

管金听了鞘奴的一番话,心立刻就软了下来,手也开始发抖了,一夜夫妻百日恩,何况一年的相处,他突然又将剑抽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剑架在父亲管千树的脖子上:“去年要不是鞘奴阻止,你已经拿我喂了剑,如今我把二十年的养育之恩还给你!”

管千树听了,却突然大笑起来,说:“好儿子,你忘了你根本不是我的亲骨肉,就算你拿我喂剑,也未必能达到预想的效果!”

管金一愣,原来他确实是管千树从小收养的一个孤儿,而非他的亲骨肉,趁着管金一愣神的机会,管千树突然来了个先发制人,一把夺过管金手中的剑,一剑刺在他的胸口上,只见一道血光冲天而起,被剑神奇地吸去,管金慢慢地倒下,一腔之血,全喂了那剑,顷刻间,那剑立刻寒光闪闪,剑锋逼人!

鞘奴呆了:既然管金并非管千树的亲生,那喂了血后剑怎么就活了呢?她正在疑惑,却见管千树得意洋洋地对着倒在地上的管金说:“你太嫩了,你只知道你不是我亲生,但你忘了当年你被毒蛇所伤,我曾为你推宫换血,所以你身体里也流着我的血,既然是血脉相通,我用你喂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鞘奴见状大惊,现在管千树已是神剑的主人,可以杀人于意念之中了,再不离开就只有枉死了,船上无路可逃,只能跳江逃命,不过临走之前,她还带走了管金。鞘奴逃得快,等她一头跃进江里,管千树想暗动意念除掉她,已是来不及了,眼见着鞘奴带着管金跳入江中,他看着翻滚的江水,仰天叹道:“儿啊,这笔交易本来是我们稳赢的,说好等她成了你的人,就由你用她来喂剑,可我没想到你在关键时候会舍不得她,逼得我不得不选择牺牲你……”

不久后,江湖中推出了一位新霸主,他就是管千树,他这个霸主一当就是四年,这四年里,他也曾派人去找过鞘奴,但音讯全无,于是管千树便心存侥幸:她是不是投江淹死了呢?鞘奴未除,确是祸根,不过,最近让管千树更烦心的却是女儿的婚事,女儿管玉已经二十一岁了,却仍然不肯嫁人,终日在家练练功、弹弹琴。管千树知道女儿是忘不了管金,他俩一个是螟蛉子,一个是亲生女,从小在一起长大,可谓青梅竹马,自从管玉知道管金死于非命之后,整个人便消沉了。

就在管千树为女儿的婚事头疼的时候,他却意外地发现管玉的心情忽然变好了,有几次还在偷偷地傻笑,他暗中留意,.发现女儿最近好像常常跟一个男子在约会,见女儿的终身或许会有着落,他不免觉得有些安慰,但这样的好心情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为什么?秋天来临了,中秋夜就要到了,到时侯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呢!这些天,管玉也开始有意无意地疏远他,特别是临近中秋的这两天,她连看都不愿意看父亲一眼了,难道她觉察出什么了吗?

说话间就到了中秋之夜,只见这晚月色如水,在被称为“天险之峰”的绝命崖下,有一条黑影正借助手中的短剑,飞快地往绝命崖上攀援着。绝命崖的一侧是离地千丈的悬崖峭壁,另一侧则有一个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除了武林高手之外,一般人很难攀援,可眼下这个黑影却很快攀上了崖顶,崖顶上是一片空地,如水的月光照在黑影的脸上,原来她竟是管玉!

管玉一上来便警惕地看看四周,手中紧握着那把攀援峭壁时用的短剑,似乎准备着随时出击,然而等她一转身的时侯,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因为她的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影,她正要持剑出手,却听来人低声说道:“我儿休得鲁莽,是为父!”

管玉定睛一看,发现来人果然是父亲,就连忙收回了手中的剑,正在这时,管玉看到父亲怀里抱着一个长条形的包裹,便颤声问道:“父亲手里拿的是什么?”

管千树尴尬地笑了笑:“没什么。”说罢,两人不约而同地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满月,心中各怀心事……

最疼女儿

管玉早就听说了,今晚武林至宝鬼谷神剑将会在这里出现,她就是来寻剑的,一方面是她太需要这把剑了,她的心上人正等着她去救呢;另一方面,她也想知道父亲跟这把剑到底有没有直接的关系。

原来管千树没有猜错,女儿管玉这段时间真的找到了爱情,不过这一切她都是瞒着所有人的,但是今天她去会见心上人的时候,却发现心上人不见了,他住的地方一片狼藉,正在她焦急万分的时候,有个长得十分美艳的少妇出现了,少妇告诉管玉:“如果不想让你的心上人去见阎王,必须在三天之内交出鬼谷神剑,不然他死定了!”她的口气生硬冷酷,不容商量。

管玉顿时倒吸一口冷气,江湖上谁不想得到鬼谷神剑?但这个神出鬼没的少妇为什么要逼自己去取剑呢?少妇好像看出了她的心思,说:“因为鬼谷神剑一直就在你父亲手里,中秋之夜,他将会在绝命崖顶上喂剑,而你,将是他的剑饵,到时候你可以装作毫不知情,然后来个先下手为强……”说完,她便如一阵冷风消失了,只剩下管玉一个人在那里发呆。

管玉不敢想像如果父亲真是神剑的主人,会不会用自己来喂剑。父亲自她懂事起就变得越来越怪,那年他跟哥哥管金一起出外寻剑,可找到剑后他却一个人回来了,说什么管金出了意外;还有母亲,前年突然暴病身亡,之前也没听说她有病,她死的时候就是中秋;大前年,祖父的死讯是十月份被传来的,可在此之前两个月就没见祖父的踪影了;去年就更怪了,父亲好端端地突然失去了一条胳膊,也没听说他和什么人发生过冲突……这样一算,管玉忽然心惊肉跳:父亲当武林霸主恰恰就是这四年,这四年里,每一年家里都会发生不幸,这是为什么?

此刻,管玉看着月光下的父亲,他显得格外苍老,也格外的陌生,本来她对那个美艳少妇说的话是怀疑的,可是今晚断黑前,父亲突然把她叫到身边,让她今晚在绝命崖顶上等他,说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秘密要亲口告诉她,这恰好印证了少妇说的话:父亲将用她管玉的血喂剑!想到这里,管玉禁不住浑身颤抖、毛骨悚然!

崖顶上月色正好,这时,管千树蹲下身子去解手中那个包裹,管玉猜想父亲可能就要取剑杀她、以血喂剑了,管玉寒心了,我……我可是他的亲生女儿呀!她一咬牙,心想:既然父亲不仁在先,那就别怪我不义了!她决定伺机杀父夺剑,然后用这把剑,从美艳少妇手中救出自己的心上人!主意一定,管玉也不那么矛盾了,她暗中将短剑藏在袖中,一步一步向父亲走去……

就在管玉越走越近时,管千树沙哑着嗓门,不紧不慢地开了口:“如果想杀我,就用这把剑吧,它就是传说中的鬼谷神剑,希望它能助你完成一番霸业。”

管玉怔住了,原来父亲早看出了她的心思,她看了看那把剑,这是一把模样普通、锈迹斑斑的长剑。

“这剑现在虽然貌不惊人,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剑的威力。在你得到宝剑之前必须听我讲个故事,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它……”管千树叹了一口气,言语间流露着无尽的悲哀,“这些年来,我身边的亲人们都一一去了,别人都以为那是意外的不幸,有谁知道他们一个个已成了我的剑下之鬼?去年中秋,我身边的亲人只剩下你了,我不忍心用亲生女儿的血喂剑,但宝剑因为饥渴就像着了魔一样,霍霍作响,如疯如狂,我已经无法控制它了,没有办法,我只得砍下了自己的一条胳膊,见血后它才安静下来,就这样总算又熬过了一年,现在,这剑又锈迹斑斑了,又差不多成一块废铁了,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你可以用它杀掉我,用我的血喂它,这样你就会成为这把剑的新主人了!”

说完这番话,管千树郑重地把那把鬼谷神剑捧给了女儿,管玉刚要伸手去接,管千树突然将手一扬,执剑往管玉的喉管刺来,管玉本能地低头让过,同时大叫一声:“爹!”管千树一怔,就在他一怔之间,管玉伸手一抄,已将剑夺了过来……

剑上之情

这时,月亮已经高高地升上了天,管玉想起被劫走的心上人,再看看身边的父亲,想想那些被他杀死的亲人,不由怒从胆边生,她一狠心,挥剑向父亲刺去,只见一道血光冲天而起,然后那血从天而落,缓缓地洒落在剑上,又被剑神奇地吸去,管千树慢慢倒卜.了,几乎是在同时,剑身上的锈斑迅疾脱落,很快变成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

这时,天边飞过一只蝙蝠,管玉从小就不喜欢这种只在夜里飞来飞去的东西,她心里不悦,便暗暗骂道:“去死!”她这里意念刚动,只见寒光一闪,那柄鬼谷神剑霍地离手向去,片刻,蝙蝠的尸体便落在管玉的面前,而那剑也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她的手中,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剑合一了,管玉惊呆了,片刻后不由开怀大笑:“鬼谷神剑,谁与争锋?”

“好!”随着一声叫好声,那个美艳少妇也已飞身上了山崖,管玉看了看她的身后,问:“他呢?”

美艳少妇说:“他现在正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呆着,等你把宝剑交给我,我自然会带你去见他。”美艳少妇见管玉满脸不悦,又说:“我来之前就想好了,这其实是一次赌博,现在只要你意念一动我就是死路一条,但我还是来了,我认为你不会杀我,因为你更爱他。”

管玉冷笑一声,说:“我可以先杀了你,再去找他。”

美艳少妇笑了:“我已经给他服用了春药,来时我就叮嘱了下人——如果一个时辰之后我还没有回去,就给他一个姑娘。”

管玉一听顿时怒了,她一跺脚:“也罢,你带我去找人,剑,我给你就是了!”美艳少妇这才笑了,她接过剑,两人飞快地往崖下而去……

黑夜里,两人疾步而行,很快便来到一个不小的庄园,美艳少妊把管玉领到了一个女儿家的闺房里,管玉一看,只见心上人衣冠不整,面色潮红,正在追逐一个丫头,看样子是被迫服了春药,见此情景,管玉不由又爱又恨。

这心上人正是管金!

管金自小就陪着管玉一起长大,管玉的一颗心里早装满了他,然而他自打五年前跟随父亲外出寻剑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第一年,父亲说要留他在外面历练一番,一年后自然会回来,谁知第二年父亲却说他已死于非命了,那一次,管玉差点把眼睛给哭瞎了,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年,没想到有一天夜里,管金却突然出现在她的闺房里,还说当年想害死他的就是管千树,幸亏他命不该绝,得高人所救,这才保住了一条命来见她,只是不敢让父亲知道,于是管玉便和他偷偷相处了很久。

谁知好景不长,前不久管金突然被劫持,为了从美艳少妇手里夺回自己的心上人,她不得不和父亲刀剑相拼……

此刻,管玉见管金放肆地追逐着那个丫头,不觉又羞又急,又气又恼,虽然管玉知道管金是被迫吃了春药,身不由己,但还是忍不住变了脸,心里情不自禁地嘀咕了一句:“去死!”

管玉这里意念刚动,抱在美艳少妇怀里的鬼谷神剑突然忽地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划了一条优美的弧线,飞快地刺向了管金,管金脸色一变,急忙向一边躲去,然而他的动作还是没有剑快,那剑出神入化,一下便刺中了管金的胸口,他很快就倒在血泊中。

管金倒下,在场的两个女人全惊呆了,她们谁都没有想到,在别人喂剑之前,管玉还是这把剑的主人,只要她心中杀意一动,神剑就会出鞘杀人;管玉也没料到会是这样,她看着倒在血泊里的管金,痛哭起来。

美艳妇人走上前去,抱起管金哭道:“相公,对不起,鞘奴忘了她还能支配神剑……”

这美艳妇人正是鞘奴,四年前她背着昏死了的管金跳江而逃,又冒死攀崖越岭给他采来了灵药,这么多年来,两人隐居深山练功,为的就是夺剑报仇,然而神剑一直在管千树手中,夺剑报仇谈何容易,最后两人只得商定从管玉身上寻找突破口,让他们父女俩自相残杀……

别样结局

眼看着鞘奴哭得梨花带雨,管玉不由怒火中烧,到了这个时候,即使是傻瓜,也应该知道了这次所谓的“劫持”,其实是鞘奴这个女人伙同管金设下的一个圈套,管玉咬牙切齿地指着鞘奴骂道:“都是你,你给我去——”

这个时候,那柄鬼谷神剑正刺在管金的胸口,管玉杀意一动,神剑便霍霍作响,蠢蠢欲动,鞘奴见势不妙,她趁管玉那“死”字还没说出口,慌忙夺路而逃。

此后不久,管玉就接替她父亲之位成了新的武林盟主,但不久后她就发现自己有了身孕,那是她和管金的孩子,十个月后,她生下了一个娇嫩的女孩儿。

转眼到了第二年的月圆之夜,管玉背着女儿和鬼谷神剑再次来到了绝命崖顶,她怆然泪下,仰天哭泣:“爹,又是中秋了,但我并不打算再用亲人来喂剑了,毕竟亲情是这人世间最可贵的东西,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宁愿当初不要这把剑,我想爹当初一定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自断手臂吧?”

管玉还想说点什么,但这时她背后的宝剑竟霍霍作响起来,发出了“格格格”的声响,看来它已是饥渴难耐了,如果再不喂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也罢,就让我毁了这把魔剑吧!”管玉依依不舍地将襁褓中熟睡的女儿放在地上,然后将神剑缓缓地架上了自己的脖子,她决定自杀毁剑.因为父亲临死前对她遭出了毁剑的秘密:持剑者一旦自杀,神剑将会沉寂一百年,眼下,管玉虽有毁剑的打算,一时却又下不了手,因她不忍心丢下幼小的女儿。

这时侯,有个人影突然出现在管玉的背后,远远地喊着:“别——”管玉听出来这是鞘奴的声音,她看了鞘奴一眼,心一横,就要挥剑刎颈,然而就在这时,她忽然感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的身子往万丈深渊推去,剑却逆风而飞,管玉知道鞘奴做不到这一点,有心想看看是谁,却身不由己地飘然跌下了深渊……

管玉跌下了深渊,而那柄神剑却被遗留在崖边,鞘奴连忙走上前去,拾起神剑,用红布把它层层包裹了,就在这时,她听到身后似有动静,便冷冷地说道:“何方高人,何不现身赐教?”

躲在暗处的人听到这声喝问,只得走了出来,竟是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鞘奴不由一怔:“你怎么上来的?”

来者正是鞘奴的儿子,他嬉皮笑脸地说:“娘虽然不肯教我武功,但太爷爷却一直在暗中教我!”

鞘奴呆住了,她这才注意到岩石的阴影处有一个神秘的身影,她忙单膝跪地,朗声说道:“不知主人驾到,鞘奴有失远迎!”

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鞘奴,叫你护剑,你却办事不力,致使它流落红尘!刚才若不是我及时赶到,神剑就会被那丫头毁了,实在是该死!你渎职至此,因此我决定让你儿子接替你的职位!”

说完,那人将衣袖一卷,鞘奴手中的神剑便到了小男孩的怀里,剑的重量让小男孩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鞘奴心里猛然一颤,她哀求道:“主人,他还小……”然而神秘人影并不理她,他又一次卷起衣袖,一阵飞砂走石后,崖项上只剩下了鞘奴哀怨的哭泣声。

这时,起风了,明月也隐到了云层的后面,远远地,鞘奴听到儿子的声音:“太爷爷,我们这是去哪儿呀?”

那苍老的声音答道:“回鬼谷山。”

“鬼谷山是什么地方?”

“我们住的地方。”

“那这把剑以后就归我了吗?”

“是啊,它这次亲眼看到有人为了亲情而舍弃权力,以后它会渐改魔性、弃恶从善……你今后的任务就是感化它,这也是我有意让它出来历练历练的本意,哈哈……”

耳听着两人的说话声越来越远,鞘奴还不死心,正要追上前去,却忽然听到崖顶上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原来是管玉的孩子醒了,孩子的哭声牵动了鞘奴的脚步,她想,多么可怜的孩子,这么小就失去了父母,想到这里,鞘奴走上前,慈爱地抱起了婴儿……

推荐阅读:
上一篇:淮河水鬼 下一篇:传奇故事 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