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血溅同门

编辑:作文网 | 来源:传奇故事

震天镖局大镖师苏友放的养女苏巧儿,姿色倾城,绝贯古今。有一年元宵节,苏巧儿带两个丫环一道去唐州的街市上赏灯,不想每到一处,都引来了数以百计的唐州城青年才俊们的围观,后生们前呼后拥,看灯竟一下子变成了看人。

有道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苏巧儿的美貌使苏友放属下的弟子们个个为之心动,不过真正有勇气付诸于行动的只有大师兄孙丰武和二师兄盖敬天两个人。

盖敬天虽为苏友放的二弟子,但英俊潇洒,武功超群,而且做事老成,心计过人,因而在对苏巧儿的追求中当仁不让,根本就没把大师兄孙丰武放在眼里。

每晚临睡时,都会有优美动人的琴声透过窗子送到苏巧儿耳际,伴其走进温柔梦乡。这是盖敬天在通过手中的琵琶倾诉着他对巧儿的无尽爱意;每天早上起床后,巧儿的窗台外都会放一束美丽的野花,花叶上沾满了露珠儿,瞧盖敬天湿透了的鞋子,便知他又起了个大早……

然而,作为苏友放的养女,巧儿美丽的容颜里却包裹着一颗冷峻的心。盖敬天浪漫、多情、俊美、聪慧,他的声声琴音和束束沾满了露珠儿的野花,虽曾使巧儿不止一次地在梦中流泪,但现实中,苏巧儿对盖敬天总是冷若冰霜。

苏巧儿之所以对琵琶郎如此无情,一则源于她儿时一次刻骨铭心的家庭变故。六岁那年,她的父亲——一个英俊风流的男人抛弃她们母女另觅新欢,而她的母亲一气之下跳崖自尽,父亲的绝情,母亲的惨死,在巧儿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创伤。虽然苏友放收留了她,并对她关爱有加视若己出,但她心中的阴影仍挥之不去,她时时担心自己重蹈母亲的覆辙,英俊风流的盖敬天和自己当年的父亲是多么的相像啊!他飘逸的剑法,他优雅的谈吐,他看人时的眼神和他始终挂在嘴角处的一丝浅笑,都让她仿佛看到了当年父亲的影子。因而,她心中始终对琵琶郎存着一种戒备。二则因为大师兄孙丰武也一直在追求着她,虽然大师兄远没有盖敬天那么浪漫,那么风度翩翩英俊洒脱,但他的质朴、稳重和坚毅却深深地吸引着苏巧儿,尤其是他看苏巧儿时的眼神,深情而专注,让苏巧儿感到一种安全和满足,或许大师兄才是自己托付终生的男人……

苏巧儿十八岁的时候,苏友放昭告武林,说要设擂为女儿择婿。

消息传出,江湖沸腾,诸路武林精英,后起之秀,纷至沓来。盖敬天闻言,更是喜出望外,这些年,盖敬天和孙丰武一直在为谁是震天镖局功夫最好的弟子明争暗斗,虽然盖敬天一直认为自己的功夫,尤其是剑术和大师兄相比更胜一筹,但苦于没有机会和大师兄来一场公开比试证明自己,这一次定要用手中的这把剑灭了大师兄的威风。

经过近十日的角逐,诸路英雄纷纷落败,最后杀入了决赛的果然是苏友放的两个高足:孙丰武和盖敬天。

不想决赛开始时,苏友放突然宣布:决赛采用“软比武”的方式进行,即孙丰武和盖敬天各登台展示一套自己最拿手的功夫即可,然后由他从少林、峨嵋、天山、武当等门派请来的资深武林高手评出胜出者,因为苏友放不想让弟子同门相残……

决赛开始了。第一个上台展示功夫的是盖敬天,他演练了一套名为“逐蜂刺蝇”的剑术,这是震天镖局弟子们必修剑法中最难学的一种,但盖敬天却将此剑法演练得天衣无缝。他剑剑飘逸,招招洒脱,只见扑朔迷离的剑光在他的剑刃上飘动闪耀,就仿佛剑光与日光交织到了一起,竟使人分不清是日光在眼前闪耀,还是剑光在眼前飘舞……

“逐蜂刺蝇剑法名不虚传,招招式式尽展剑术精妙,后生可畏啊!”看罢盖敬天的表演,苏友放请来的几位前辈高人赞不绝口。

接下来,孙丰武登台展技,而他演练的剑术竟是师傅苏友放的看家剑术——“五步追影剑”……

盖敬天见状一下子目瞪口呆,师傅的这套剑术是密不传人的,可大师兄怎么会练得这般滴水不漏?莫非这一切都早有安排……

果然最后的赢家是孙丰武而非盖敬天。

半年后,苏友放选择了一个黄道吉日,为孙丰武和苏巧儿举办了隆重的婚礼。在人们的庆贺声中,盖敬天偷偷地溜下了山, 不过临走前,他分别给师傅、大师兄和苏巧儿留下了一封信。其中给师傅的信是这样写的:

“师傅:恕弟子不敬不辞而别。师傅,大喜之日,弟子含悲忍泪,个中缘由师傅想必早已知晓,不过,弟子只是暂别镖局,也许一年半载,三年五载,弟子还会回来的。到那时,我和大师兄必将有一场血战……叩首 ”

这下麻烦了!读罢这封信,苏友放神色一下凝重了起来。其实苏巧儿和孙丰武、盖敬天之间的事他早心知肚明,只是在他看来,选择老实厚道却有些倔强的孙丰武做女婿比选择心机超人的盖敬天更让人放心,所以他不仅把看家的剑法秘传给了孙丰武,而且还以比武选婿的名义精心设了个局,想让苏巧儿名正言顺地嫁给孙丰武,从而断了盖敬天的念想,不想……

在给大师兄的信中盖敬天写道:“大师兄:这些年来,你我两人为赢得巧儿的芳心,一直明争暗斗,今天你终于抱得美人归,可谓大获全胜,可小弟我就是不服,到现在我仍认为我才是震天镖局功夫最好的弟子。你若是个爷们,三年后我们用手中剑进行一次真正的对话!如何!握手 。”

而给苏巧儿的信只写了一句话:“巧儿妹妹:我盖敬天得不到的东西(包括你),别人休想得到!拥抱 ”

盖敬天走了,但他留下的那几封信却让苏友放和孙丰武心有不安。盖敬天何时会再回到山上来?到那时师兄弟两人又将会面临一场怎样的血战呢?……

但对苏巧儿而言,盖敬天的悄然离去,让她感受得更多的却是一种失落,一种内心深处的失落:再没有人在月下为自己弹琴了,也再没有人采来大把的野花放在自己的窗前了……

女人的心就是这么奇怪。当直面盖敬天热情似火、浪漫如水的追求时,苏巧儿不以为然,不为心动,她一心想着大师兄;可当盖敬天离开后,她又忽地怀念起他来了,怀念盖敬天婉转而多情的琴声,怀念那些带着露珠的野花散发出的微微馨香,于是,她便一次又一次地开始在睡梦中与盖敬天幽会。坦率地说,巧儿跟了大师兄,虽得到了她所希望得到的“安全”,但并未得到她所渴望得到的幸福,大师兄痴迷练功,不解风情,她很无奈……

莫非,盖敬天才是我的梦中情人?莫非,我内心深处真正爱着的人是盖敬天吗?莫非,我以前对他不理不睬冷若冰霜都是装出来的?……巧儿一下子陷入到了深深的矛盾中。她不知道盖敬天再回到山上时自己将如何面对?更不知道当盖敬天和大师兄进行生死对决时自己将如何面对?

……

三年后的端午节,孙丰武和巧云早起练功时,在门外发现了一封书信,拆开来看,只有寥寥数语:“大师兄及巧儿妹妹:八月十五中秋佳节之时,我将返回唐州城和大师兄一决高下,地点定在文笔峰下,吾若胜,请大师兄留下巧儿净身出户,吾若败,我将永远从你们的生活中消失! ”

读罢这封信,孙丰武神色凝重,一股无畏的斗志却在心中升腾,自己早将“五步追影剑”练到了化境,若是盖敬天如约前来,正好可以借他来验证一下自己,用一场胜利告诉师傅,告诉妻子,告诉盖敬天,告诉震天镖局的弟子们,自己是镖局最好的弟子,当之无愧的大师兄!

读罢这封信,巧儿心中却是五味杂陈,喜愁参半:喜的是自己终于可以再次看到盖敬天了,忧的是今天的盖敬天和昨天的盖敬天相比,是否还那样多情、浪漫,是否还爱着自己?

时光飞逝,三个多月的时间转眼过去了。

八月十五一大早,孙丰武便拎着把宝剑来到了城东文笔峰下,然后在一块青石板上坐了下来,他气定神闲,对即将到来的这场生死之战充满了必胜的信心。然而,直到中午,不,直到晚上,他也没有等来盖敬天的身影。

“大师兄,天到这般时候,盖敬天今天不会来了,你也早些回去吧。”当一轮明月升起来的时候,几个师弟来到了孙丰武的身边。

“不,我一定要等到半夜子时。”孙丰武语气很是坚决。

“哈哈哈,三年不见,大师兄还是这般执拗。”话落处,一条人影从旁边的一片小树林里飘然而出,正是盖敬天,他肩上背着个包袱,在月光的映照下,人显得格外的英俊。“我的信想必大师兄已经看到了,那些年你我师兄弟明争暗斗,今夜我们当来个彻底了断。不过,”盖敬天扫了一眼众人后,取下了肩头的包袱,然后郑重说道,“在你我决斗之前,我想先见一下巧儿妹妹。我想,大师兄应该不会拒绝我的这一要求吧?”

“当然不会拒绝,不过这得看巧儿她是否愿意见你!”孙丰武道。

“我已经来了,”一个女子从文笔峰后闪了出来,正是苏巧儿,“不知敬天师兄见我是为何事?”

“巧儿妹妹,”盖敬天道,“我只想再为你弹奏一曲,再送一束野花给你,”盖敬天边说边从包袱中取出一把散发着芬芳花香的野花递给巧儿,“请师妹赏脸。”

“盖敬天,你这是什么意思?”见巧儿接过了盖敬天手中的野花,孙丰武有些不悦。

“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想让巧儿妹妹知道,三年啦,但今天的盖敬天如昨天一样,依然爱着她!”盖敬天说罢,取出琵琶弹了起来,如泣如诉,婉转幽咽,只听得苏巧儿掩面而泣……

“来吧,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孙丰武见状,愤然发飙,举剑朝盖敬天劈了过来。不想就在他快要劈到盖敬天时,巧儿忽地扑了过来,并用身子牢牢地护住了盖敬天。

“你,你,你疯了吗?”孙丰武急忙收剑,瞧着巧儿满脸不解。

“二位师兄,”巧儿顿了顿道,“你们可否回答小妹两个问题?”

“请讲。”孙丰武、盖敬天异口同声。

“大师兄,我们结婚三年了,可你爱我吗?在你心中我有多重?”

“我对你的爱至死不移,在我心中你重于泰山!”孙丰武的回答铿锵有力。

“ 那么,”巧儿道,“你肯为我投剑认输放弃这场决斗吗?”

沉默,无语……

“敬天师兄,”巧儿转问盖敬天,“你说你对我的爱依然如故,那我来问你,你肯为我投剑认输放弃这场决斗吗?”

依然沉默,依然无语……

沉默是持久的,但沉默又是短暂的,当沉默被一场惊心动魄的搏杀打破时,苏巧儿终于明白:在这两个男人心中,自己原来竟然这般无足轻重啊……

踏着洒满了月光的林间小道,苏巧儿缓慢却又坚定的向文笔峰东边不远处的清水庵走去……

双方势均力敌,而势均力敌的决斗,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当孙丰武和盖敬天双双倒在血泊中的时候,苏巧儿已踏进庵中。此时,她心如死水,曾经的恩爱情仇将从此在她的脑海中慢慢消失……

推荐阅读:
上一篇:残刀 下一篇:大侠,我们做朋友吧
看过《血溅同门》的同学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