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几百只耳朵

编辑:作文网 | 来源:传奇故事

都市白领迷上了网购耳环,谁能料到,网店的背后有着种种诡异和不为人知的秘密,看似美好的“夏威夷豪华七日游”,艳阳之下,却隐藏着难以置信的阴暗真相……

1、寄错的“礼物”

薇拉生活在纽约,是个都市职业女性。

最近一年里,薇拉突然迷上了耳环这种不起眼的装饰品,到了每个礼拜都要买的地步。现在网络发达,什么东西都可以从网上买,衣服、包包、零食,甚至黄金,应有尽有。薇拉只要坐在家里,动动鼠标,漂亮的耳环就会自动送上门。

要说薇拉也有这个资本,她不算美女,但打扮起来也很有回头率。再有就是,薇拉有一双非常漂亮的耳朵,小巧白皙、不薄不厚,形状就像画家精心画出来的一样。

只是有一样麻烦事:薇拉的耳朵虽然漂亮,却对纯金以外的材质相当敏感。只要不是纯金的,戴上超过十分钟,皮肤肯定要溃烂化脓,快则一周,慢则一个月才能好。

奇怪的是,薇拉只对一家材质普通、价格便宜的耳环网店情有独钟。近一年里,在她突然迷上买耳环以后,她会专门去金匠那里,把买来普通耳环的耳针换成纯金的。有时,换耳针的花费比耳环本身还贵,薇拉也照买不误。薇拉每次购物后,还会把自己戴着耳环的自拍照上传到网站上,每次发帖,大家都会在底下留言说,薇拉的耳朵实在是太美了。

这个礼拜六下午,快递又把一个新包裹送到了薇拉手里。今天这包裹有点奇怪,掂在手里有点分量,难道卖家送了她什么礼物?

关上门,薇拉就拆起包裹,她没耐心地扯住塑料包装,用力一撕,“哗啦”一声,几百只耳朵“噼里啪啦”落到地板上。

“我的天哪!”薇拉叫了一声,腿都吓软了。

实际上,这些耳朵不是真的,是软塑料制品,包裹里根本没耳环。薇拉很快上网找到那家网店,把他们狠狠骂了一通,还使出了买家的杀手锏:她要给他们差评!

差评对于一个网店来说可是个不小的损失。客服好话说了一箩筐,再三恳求薇拉手下留情。他保证,他们店会对这次发错货的事情负全责,不仅把薇拉的耳环以最快的速度发过来,还可以让薇拉免费再挑选一对耳环作为补偿。

条件听上去非常诱人,但热爱耳环的薇拉却没有被这种小恩小惠给拿下,她早已有了自己的打算。

耳环店的网页上方有一行非常醒目的广告,这是店铺为了促销搞的抽奖活动:“你买耳环,我送旅游!拍照+好评,赢夏威夷豪华七日游!”中奖的账号在广告下面滚动闪烁,看得人十分心动。

因此薇拉对客服说:“不,我不要耳环,我要夏威夷七日豪华游!这件事情给我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送一副耳环就算了?”

客服为难地说:“这……这恐怕有点困难。”

薇拉飞快地回答:“不行我就去投诉你们!”

客服只好说:“那您稍等,我的和老板商量。请不要抱太大希望。”

半小时过去了,客服再也没出现过,薇拉由希望变为失望,本来已经平静下去的怒火又在心里烧了起来:太过分了,居然把她晾在一边,她一定要投诉这种不良商家!

“请问,您在吗?”没想到客服居然出现了。

薇拉不咸不淡地回了个“是”,实际上却有点紧张,心里默念着去世的姐姐一定要保佑她成功。

“是这样的,我们老板同意了。对于这次失误给您带来的麻烦……”

薇拉欢呼了一声,回头看了看攒满耳环的那只大衣柜,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时电脑屏幕上的对话框里跳了好几条消息出来。

“您还在吗,小姐?”客服问了三遍。

“是的是的!”薇拉赶紧回答。

“那如果您同意的话,我这边就确定下来了。”客服说。

同意什么?薇拉赶紧翻聊天记录,发现要得到免费旅游还有个条件,就是她得把那些塑料耳朵寄回去,一个也不能少。当然,耳环还是会照旧给她发过来的。

“没问题!”薇拉爽快地说。

2、过敏的耳朵

两天过后,薇拉请了年假,美滋滋地坐上了去夏威夷的飞机,机票当然不用她自己掏腰包,还是宽敞的头等舱,一出机场又有商务专车来接,直奔目的地。

旅游一共是七天,薇拉被安排住在五星级的希尔顿度假俱乐部。窗外就是碧蓝的海水,还有一名私人导游全程陪同。

一切比薇拉想象得还要好。

潜水、吃海鲜、热带水果大餐、日光浴、烧烤,薇拉像做梦一样,疯狂又尽兴地玩了五天。

第五天晚上,导游带着薇拉去了一家当地出名的酒吧。伴着凉爽的海风,薇拉喝了数不清的鸡尾酒,醉得不省人事。等到她在酒店的床上睡醒以后,虽然头痛欲裂,但回想起之前几天,她还是非常开心。

导游打来电话:“小姐您醒了?下午三点的飞机,记得整理好行李,我和司机到时候来接您。”

薇拉显得很吃惊:“不是明天才走吗?”

“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啦,”导游笑着说,“我请服务生进去看过,看你没什么事,也叫不醒,就让你一直睡喽!本来第六天也没什么安排了,就是看看海,休整一下。”

尽管浪费了一天,薇拉还是心满意足地回家了。更美的是,她下了回程的飞机,刚走进公寓楼,门房老太太就告诉她,她的快递到了。

于是薇拉一放下行李,就迫不及待地试戴起新耳环。粉色水晶和蛋白石搭配得非常好看。薇拉向来对自己的耳朵非常自豪,戴上耳环对镜子照了又照,心里得意极了。

然后,薇拉就戴着新耳环收拾行李去了。过了一个多小时,薇拉才想起自己严重过敏的耳朵,她惊呼一声,急急忙忙跑进洗漱间,一边后悔不已,用酒精棉反复擦拭耳垂。然而,预料中过敏引起的刺痛却没发生,薇拉对着镜子照了又照,发现耳朵完好无损,别说溃烂,连一丁点发红的迹象都没有。

“这是……”薇拉拿起新买的耳环左看右看,这二十多美元买来的便宜货怎么看都是合金耳针。难道自己去了趟夏威夷泡了几天海水,倒把耳朵过敏给治好了?

晚上,薇拉躺在床上想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也许是快乐的时光太短暂了,薇拉的表情看起来反而有点忧愁。

夜深人静,夏蝉在窗外一阵阵地叫着,声音听起来好像跟以前的不大一样,但具体哪里不一样,薇拉又说不出来。

这种感觉其实薇拉今天上飞机时候也有,她原以为那是上飞机后的耳鸣造成的,但仔细想想,上飞机以前好像就有点不对劲。

薇拉拿起床头柜上的相框看了一眼,照片上的女子和薇拉很相像,正是薇拉去世的姐姐。薇拉的眼角有点湿润,她擦擦眼角,很快进入了梦乡。

3、疯狂的阴谋

在旅游回来之后,薇拉就开始疯狂地买起了耳环。以前耳朵过敏,现在她可算是彻底解放了,一口气在那家耳环网店买了三十来副,并上传了自拍照和好评,期待再能中一次夏威夷豪华旅游。

又到周末,薇拉照例在家里等快递。门铃响了,来的不是快递,却是一个陌生女人,自我介绍叫瑟琳娜,专程来找薇拉的。

瑟琳娜看起来不像坏人,薇拉犹豫了一下,给她开了门。瑟琳娜来找薇拉,因为她们在同一家网店买了耳环,并且和薇拉一样,她也赢得了夏威夷七日豪华游。不过,她并不清楚薇拉的这次中奖是“暗箱操作”。

瑟琳娜说:“你没见过我,但我有些很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说。你的耳朵原来是不是过敏,但自从夏威夷旅游以后,就不过敏了?”

薇拉问:“你也是?”

“不,”瑟琳娜摇头,“我的耳朵天生就不过敏,但我回来以后,发现听力出了问题。”

瑟琳娜说自己是个音乐老师,听力比普通人要敏感一点。从夏威夷回来以后,她就发现听到的声音在音色上有了细微的变化。就像把钢琴换成电子钢琴,虽然很像,但它们的音色是不一样的。

瑟琳娜说:“薇拉,你只要仔细回忆,就会发现我没骗你。”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薇拉怕得面色发白。

瑟琳娜抿了抿嘴唇,像是下了一番决心,才说:“因为我们的耳朵,被换掉了。”

薇拉叫起来:“这不可能!”这简直是异想天开。薇拉扯了扯耳朵,有感觉,会疼,能听见声音,的确是她的耳朵,怎么可能被换掉了?瑟琳娜是不是疯了?

“薇拉,你必须相信我!”瑟琳娜抓住薇拉的手说,“难道你真以为,海水可以治好你的过敏吗? 其实找上你之前,我还拜访了一个和我们同样在那家店中奖的人,她也不相信我的话,这没问题,我可以证明。”瑟琳娜说着,忽然从包里拿出了一把银光闪闪的剪刀。薇拉吓得惊叫起来,瑟琳娜却举起剪刀,往自己耳垂上“咔嚓”一声剪了下去!

一小块肉掉到了地上,瑟琳娜脸色发白,但她喘着气指着自己的耳朵:“你看,没事!”

耳朵没有流血。看上去,就像一小块火腿肠被切掉了一个角。

“我的上帝呀……”薇拉尽管吃惊,却还算镇定。

“为了这件事,我已经调查了三年。”瑟琳娜从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里面是一叠厚厚的资料。

薇拉仔细地翻着这些资料,越看越惊讶—这家网店十年前成立,主要就是卖耳环,常年搞拍照抽奖,奖品是各种豪华旅游。照瑟琳娜的调查,到现在至少有几十个人中过奖了,但实际上,这些所谓的“幸运儿”都是从那些自拍照里被精心挑选出来、耳朵很漂亮的人。

每个中奖的人,都会在旅游期间喝醉酒,等睡醒的时候已经过了整整一天。在这一天里,他们会被割去耳朵,装上几乎和原来一模一样的仿生人耳。这种耳朵像医院里给病人装的仿生腿、仿生关节一样,能听到声音,感觉得到温度和疼痛。除了不会流血以外,和人体本来的器官几乎没有差别。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那么多被割掉的耳朵去哪儿了?

瑟琳娜苦笑一声,指指资料。薇拉翻到后面,看见调查记录上写着一段令人作呕的句子:那些耳朵被制作成了标本,寄给了一个生活在瑞士的超级富豪。这人最大的癖好就是收集人耳标本。

那个网店实际上就是这个超级富豪的捕猎小分队,专门搜罗漂亮的耳朵。他们手段高明,非常小心,从没有被发现过。制作好的人耳标本被混在塑料耳朵里,寄到富豪手中,换取巨额的报酬。

薇拉问:“为什么不报警?”

瑟琳娜苦笑一声:“怎么没有?但那个富豪不知有什么背景,居然可以动用人脉,把案子神不知鬼不觉地压下来。”

瑟琳娜说着气得浑身发抖:“他这是赤裸裸的,无耻下流的强盗行为!”

“那怎么办?”薇拉似乎已经惊呆了,全凭瑟琳娜拿主意。

瑟琳娜说:“我有办法。”

4、富商的把戏

乔治·兰伯特是定居在瑞士的美国富商。这天,他刚结束了一场惬意的打猎,回到自己的大别墅,管家说有一个美国来的视频电话。

兰伯特接通视频电话,见到了瑟琳娜和薇拉。他见是两位美女,心情愉快地说:“你们好,女士。”

薇拉阴沉地说:“别跟我们耍花招,我们已经知道你的秘密了。”

瑟琳娜则激动得跳了起来,叫道:“畜生,把耳朵还给我!”

兰伯特耸耸肩:“你们可够激动的。虽然我的到了你们的耳朵,但你们并没有什么损失,不是吗?耳朵应有的功能你们现在都有,甚至还得到一场豪华旅游,我弄不懂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瑟琳娜眼睛里简直能喷出火来:“你这个混蛋,我要你坐牢!”

兰伯特摊开手,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们。

薇拉相对平静地说:“兰伯特先生,我们知道你手段通天,但现在时代不一样了。我们准备把所有的资料通过电邮发送给几十个朋友,你今天如果不向警方自首,你做过的好事就会通过网络统统曝光。我们没有心情跟你开玩笑,你自己想想吧。”

兰伯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兰伯特的反应在她们的意料之中。过了五分钟,他叹了一口气,伸出一根手指:“这个数,怎么样?”

兰伯特看着视频那头两人无动于衷,慢悠悠地加了一句:“不是一万,是十万瑞士法郎,怎么样?”

瑟琳娜愣住了,但薇拉很快骂道:“无耻。”

兰伯特不紧不慢:“十五万。”

薇拉冷冷地反问:“你以为金钱能收买一切吗?”

兰伯特摇摇头:“金钱不能,但欲望可以。二十万,不能再多了。”

这些钱,相当于薇拉或瑟琳娜工作二十年的收入总和。瑟琳娜抿了抿嘴唇,不说话了。兰伯特玩腻了这个游戏,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如果你们不同意就算了。我的时间非常宝贵。”

薇拉问:“难道你不怕我们把你的丑事曝光吗?”

兰伯特笑起来:“怕啊,如果你们不要这二十万瑞士法郎,那我给别人,总有人愿意帮我收拾残局吧?我只给你们三秒钟考虑时间,三,二,一……”

薇拉妥协道:“成交。”

没想到,一直态度更强硬的薇拉居然向兰伯特低头了,瑟琳娜轻蔑地瞪了她一眼。薇拉不看她,抚摸着自己的耳朵。薇拉今天戴了一对有玻璃弹珠那么大的黑宝石耳环,黑宝石其实是有机玻璃假冒的。

兰伯特点点头,管家把一叠早就准备好的资料递给他。他冲瑟琳娜一笑:“你看,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才喜欢作调查,是不是?你儿子有严重的心脏病,医生诊断说活不过八岁,真可惜。我给你的心肝宝贝免费换个仿生心脏,怎么样?仿生心脏可比耳朵贵多了。”

瑟琳娜还是摇摇头,愤怒地死死盯着兰伯特。这出乎兰伯特的意料,他翻了翻资料:“抱歉。我的失误,原来你儿子对仿生材料过敏。”兰伯特顿了顿,说,“那么一个月内,我一定帮你找到心脏源,手术费也由我承担,怎么样?”

瑟琳娜彻底呆住了,点了点头,屈辱的泪水顺着她面庞流淌下来。

兰伯特满意地笑了:每个人都是有软肋的。

薇拉旁观着这一切,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5、欲望的漩涡

在兰伯特切断视频前,薇拉紧张地摸着黑宝石耳环说:“我……我要求加钱。”

兰伯特不耐烦地问:“什么?”

薇拉说:“你给瑟琳娜的儿子手术费,我要求……加钱。”

兰伯特笑了:“五十万瑞士法郎,明天到账。我不喜欢讨价还价。”

薇拉把头点得像鸡啄米:“好的!好的!”

第二天下午,薇拉破天荒买了一副梦寐已久的奢侈品牌耳环。在家里,薇拉戴上耳环,站在镜子前,仿佛在等待着什么。这时,门悄悄开了,一个蒙面杀手进来,用黑洞洞的枪管抵住了薇拉的脑袋……

半个月后,在瑞士一幢大别墅里,管家汇报道:“兰伯特先生,事情已经解决,杀手的报酬已经给了。医生说,有用器官都摘除了,全在黑市高价卖掉了,比上笔生意赚得更多。另外,府上又收到了一个新包裹,您还是亲自拆吗?”

兰伯特在他的藏品—成百个形状优美的人耳里流连忘返,他迷醉地看着这些宝贝,轻声说:“是的,把包裹拿进来,我很享受亲自拆解猎物的乐趣。”

厚重的木门打开了,兰伯特耐心地等着包裹被递到他面前,但他却等到了一副冰凉的手铐。

薇拉穿着一身特警制服,用枪管抵着兰伯特心脏:“兰伯特,没想到吧?”

兰伯特做梦也想不到,薇拉不仅没死,竟还以这样一身打扮出现在他面前。他茫然地看了一会儿,忽然怒吼道:“我的管家呢!”

薇拉说:“他已经被警方控制了,罪名是伙同犯罪、包庇罪、诈骗罪等等,另外,你那个开网店的手下、做黑市器官交易的医生、贿赂过的海关人员,已经全都落网了,现在就差你一个人了,富豪先生。”

兰伯特毕竟老奸巨猾,他已经回过神来,摆出一副怒气冲天的样子:“诬蔑!我要状告你们!别以为抓几个认识我的人就可以让我蹲监狱,我告诉你们,没门!我一个字也不会说的,找我的律师谈去吧!”

“真是死到临头还不悔改。”薇拉摇摇头,拿出一副有机玻璃仿冒的黑宝石耳环,“你还认得它们吗?它们一个是微型摄像机,一个是迷你追踪器。摄像机已经把你的罪证都录下来了。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的慷慨大方,接受我五十万赔款的无理要求。要不是这宝贵的几分钟,迷你追踪器那头的数据分析人员,还找不到你的老巢呢!”

兰伯特猛地扑过去抓住耳环,一把塞进嘴里吞了下去。薇拉被他逗笑了:“这么关键的证据我怎么会带在身上?这副不过是从你网店里买来的普通耳环!”

兰伯特捂着喉咙满脸痛苦,薇拉冷笑地看着他:“比起被你取了耳朵,又设计杀害窃取器官的几十名女性和他们的亲属,你受的这点苦实在算不了什么。”

一个多月后,经历了跨国追捕,成功抓获的海外器官贩卖集团被引渡回美国,进行公开审判。

所谓的富商兰伯特根本不是什么正经生意人,而是靠黑市器官贩卖发了黑心财的恶棍。他的贩卖网络结构周密,隐藏在网络上。美国联邦调查局在调查几起女子失踪案件时,发现她们唯一的共同点是在同一家网店买过耳环,又中过奖。

由于犯罪团伙的手脚异常干净,警方调查陷入了僵局。这时,特警薇拉的出现让事情有了转机。她主动要求当诱饵,深入险境,一步步接近兰伯特。

之前警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死者被发现时通常已经死亡多日,这对案件侦破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原来,这都是瑟琳娜捣的鬼,她负责骗取受害女性的信任。这个女人最狠的一招就是剪一块耳朵博取受害者信任,实际上那只是一小块粘在她真耳朵耳垂上的肉色软塑料。瑟琳娜让受害女性给兰伯特打电话联系,然后接受所谓的“巨额赔偿”。受害人拿到巨款后,十有八九会去度假,以为从此可以花天酒地。更绝的是,瑟琳娜会要来受害人亲朋的邮件地址,对受害人说,如果谈判失败,就上网曝光兰伯特的恶行,但实际上,瑟琳娜会给受害人的亲朋发一封出国旅行的告别信。这确保了死者被发现时已死亡多日,法医几乎找不到线索……

两个月后,薇拉被授予荣誉勋章,以表彰她在兰伯特一案中的杰出表现和重大牺牲。为深入虎穴,她不惜在夏威夷真的喝醉,被换上了仿生人耳。接受勋章时,薇拉的眼角噙着热泪:“姐姐,我做到了。”

薇拉的姐姐将永远无法知道这一切了,她的耳朵早已成为兰伯特邪恶的藏品,而她的生命早在七年前就被定格了。她是兰伯特案件的受害者之一。这也是薇拉选择当特警,主动当卧底的重要原因。

姐姐笑容绽放的那张照片多年来一直放在薇拉的床头。薇拉把勋章放在姐姐照片旁,泪如雨下……

推荐阅读:
上一篇:灯会谜案 下一篇:牙医与巡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