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你的老婆真不错

编辑:作文网 | 来源:传奇故事

我要和你过

江谷飞是个建筑工,平时爱喝烧酒。但是他有个毛病,一喝酒就要打老婆,常把老婆胡小妮打得哭天喊地。

李宝发也是建筑工,他和江谷飞两人搭档干活,一来二去成了兄弟。因为李宝发是单身汉,江谷飞就总是拉他到自己家划拳喝酒。

这天下了班,食堂已经关门了,江谷飞就拉李宝发来家里吃饭。胡小妮端上烧酒,摆上饭菜。江谷飞吃着喝着,忽然脸色一变,原来是炖肉烧咸了。他“啪”地把筷子一摔,呵斥道:“咋搞的?放这么多盐,想咸死我啊!”胡小妮慌忙夹了一点肉放进嘴里尝尝,尴尬地说:“是有点咸,要不回个锅?”江谷飞生气地说:“你在家里闲昏了头,做个饭也做不好,有什么用!”说着话,手也没闲住,“啪啪啪”就往胡小妮身上抽。

李宝发见状,急忙上前劝。江谷飞酒劲上头,根本拦不住。李宝发几次三番劝解不了,看着胡小妮痛苦的样子,急了,指着江谷飞喝道:“打老婆算什么本事,你还是个男人吗?”说完,一拳砸在江谷飞的身上。江谷飞转过身就和李宝发扭打在一起。李宝发人高马大,几个回合就把江谷飞打趴下了,只剩喘气的份儿。

李宝发扶起胡小妮,见她手腕被打伤了,急忙用烧酒擦洗掉血丝,再帮她贴上创可贴。胡小妮何时这样被男人疼过?看着李宝发怜惜的眼神,她心头一热,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李大哥,我要和你过!”

李宝发像被蝎子蜇了一下,急忙推开胡小妮,尴尬地连说“不行不行”。江谷飞更像一只被激怒的狮子,高吼道:“你敢!”

胡小妮冲进厨房拿起菜刀,对江谷飞恨声说:“我把你当爷侍候,你却这么对我,打死我也不和你过了。”她又对李宝发说:“你要不答应,我就死给你们看。”

李宝发当然不能答应,胡小妮就把刀子往脖子上抹,当即蹿出一条血印来。

李宝发慌忙说:“要不,你们先分开,冷静一两天再说!”看见胡小妮动真格了,江谷飞灌下去的酒被吓醒了大半,也不敢吱声了。

就这样,胡小妮跟着李宝发到了他的出租屋。那灯,亮了一晚上。

第二天下班,李宝发拉着江谷飞来接胡小妮回去。推开门,李宝发愣了片刻,只见屋里收拾得井井有条,桌子上摆着香气四溢的饭菜。胡小妮看见李宝发身后的江谷飞,脸上瞬间挂满寒霜,也不言语,拿起菜刀就架在脖子上。就这样僵持了好久,胡小妮丝毫不让步,江谷飞只得怏怏地回去。

胡小妮在李宝发屋里呆了一个礼拜。那灯,亮了七夜,很是晃眼。

妹子你回家吧

自从胡小妮住进李宝发屋里,工头担心两人再搭档干活会发生意外,就把李宝发调到别的组去了。

这天,江谷飞正在涵洞的最里面埋头干活,忽然一阵剧烈的震动,泥土纷纷往下掉,塌方了!江谷飞急忙往外飞奔,跑到半路,碰见李宝发从侧面跑了过来。两人不期而遇,愣了愣,还没来得及说话,突然一声巨响,接着头上“哗啦啦”落下泥土,把两人埋了半截,洞里断电了,四周漆黑一片。

沉默了一会儿,黑暗中传来李宝发的声音:“还活着吗?”

江谷飞没好气地说:“没那么容易死!”

又沉默了一会儿,李宝发忽然来了一句:“你的老婆真不错!”

占了别人的老婆,还当面夸别人的老婆不错,搁谁谁都会受不了。江谷飞妒火中烧,骂道:“不要脸的东西,闭嘴!”

李宝发自顾自地说着:“我每天回家,都有热菜热饭,衣服也洗了,真是个好女人。自从她来了,屋里变得亮堂多了,有了女人的操持,家才像个家啊!”见江谷飞没接话,他又说,“唉,早几年,我也有一个好老婆,那时我脾气差,也打了她,结果把她打跑了,再也没回来。自从她跑了,家不像家,屋里冷冷清清。”

江谷飞心想,可不是,胡小妮不在这几天,屋里乱糟糟的。关键是,晚上睡觉,那被窝冷冰冰的。

李宝发又说:“你说,人家一个如花似玉的闺女,被爹疼被娘宠,嫁到婆家后,又是生娃养娃,又要操持家务,还得侍候老公,慢慢成了黄脸婆。如果老公不疼她,还要打她,那活着还有啥劲?”

江谷飞觉得有点道理,可他觉得李宝发话里有话在说他,就懒得接茬。

李宝发接着说:“兄弟,出去后,你还是把老婆接回家吧。”

江谷飞气咻咻地说:“她铁了心要和你过,我能有什么办法?”

李宝发说:“我给她说说。”接着,只听李宝发大声说:“妹子,听哥的,你回家吧,好好过日子。”李宝发对江谷飞说:“我把话录下来了,你出去后放给她听。”在涵洞里干活,手机没有信号,工人们会带个小录音机下去听听歌。

江谷飞听出不对劲,忙问:“你怎么啦?”李宝发痛苦地说:“我腿断了,血流得太多,估计活不成了。记住哥的话—你打女人,女人就是铁,你疼女人,女人就是水……”那声音渐渐弱了。

江谷飞急忙喊道:“李大哥,你要挺住!”那边,已经没有声音应答。

似水的女人

江谷飞被救出来了。胡小妮正坐在李宝发的出租屋里暗自落泪,这时响起了敲门声。胡小妮打开门,看见是江谷飞,就冷着脸说:“你走吧,李大哥没了,我一个人过!”江谷飞轻声说:“是李大哥让我来接你的。”他打开小录音机,里面是李宝发的录音:“妹子,听哥的,你回家吧,好好过日子。”

胡小妮顿时泪如雨下。江谷飞“扑通”跪在地上,双手抱住胡小妮的腿,哀求说:“老婆,以前我混,从今往后,我保证再也不打你了。”

胡小妮心一软,留下了江谷飞。到了晚上,躺在床上,江谷飞又闷闷不乐起来,因为他心里有一个疙瘩,老婆毕竟和李宝发在一起过了一周,说不定……

看见江谷飞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烙烧饼”,胡小妮何尝不明白他心里那点小九九。胡小妮猛地坐起来,冲江谷飞呵斥道:“你还是个大老爷们吗?鸡肠小肚!实话告诉你,李大哥是个真正的大老爷们,他根本没有碰我,还说‘朋友妻,不可欺’。为了避人闲话,那灯,整晚都亮着。”

江谷飞心头一热,忙说:“你别生气,我相信你。”

胡小妮气愤地说:“李大哥真傻,他要碰了我,我就死心塌地为他守寡,怎会回头吃你这把烂草!”

江谷飞被噎得不作声了。胡小妮翻过身去背对着江谷飞,再也不理他。

过了几天,胡小妮切菜时,不小心把手指划破了。江谷飞看见,急忙把老婆的手指含在嘴里,把血吸干净了,再贴上创可贴。江谷飞终于懂得疼人了,胡小妮扑在江谷飞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以后,胡小妮对江谷飞格外好,极尽温存,江谷飞真正体会到了女人的温柔。他又想起李宝发的话,“你打女人,女人就是铁,你疼女人,女人就是水。”这以后,江谷飞把烧酒给戒了,再也没对胡小妮动过粗,连呵斥也没有过。

发工钱那天,江谷飞买了一瓶好酒和一大捆纸钱,跑去李宝发的坟上祭奠他。他哽咽着说:“李大哥,真的谢谢你!”接着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响头。那头,叩得充满情意!

推荐阅读:
上一篇:茶楼怪客 下一篇:不计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