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最昂贵的拍卖品

编辑:作文网 | 来源:传奇故事

1.慷慨的卖家

张一鸣是路德拍卖公司的首席拍卖师,他不但知识渊博,而且经验丰富,能洞悉买家的心理,掌控现场的气氛,经他手拍卖的拍卖品,往往都能拍出让人满意的价格。再加上路德公司实力雄厚,几乎承接了本地所有重要的拍卖活动。

这天,总经理通知张一鸣到会议室开会,并隆重介绍了一个中年男子:“这位是收藏家李非先生,他委托我们公司拍卖他的一批藏品。”然后他指着张一鸣说,“这位是我们的首席拍卖师,您应该听说过……”

李非不等他说完,便热切地说:“张先生在圈内名声赫赫,我就是冲着他来的。”

张一鸣谦虚几句,便切入正题问:“李先生这次想拍卖的藏品是什么类型的?”

李非回答说:“主要是书画作品。”

张一鸣点点头说:“那我们就策划一个书画专场拍卖,不过这类专场要符合两个条件:藏品数量较多,或者藏品中有顶级作品。”

李非回答说:“这次作品数量倒是不少,有几十件,不过没有唐伯虎、徐悲鸿这类名家的珍品,但有一些有历史价值的东西,比如老地契、圣旨、游记之类的。”

张一鸣想了想说:“那也没问题,我就在描述上放宽一些,反正都是和纸有关的藏品,就叫书画故纸拍卖专场好了。”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李非一听,非常满意张一鸣的策划,当即表示:“就这么办!如果这批藏品总价能拍到三千万,除了佣金,我愿意再拿出一百万感谢张先生。”

这可是件新鲜事。拍卖令客户满意,客户赠送拍卖师万把块钱的礼物,这很正常。但李非张口就说送一百万那也太慷慨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张一鸣对李非的藏品进行了全面的清点和学习。公司里的鉴定专家把每件藏品的来历、年代、相关知识、市场估价列了一份清单给张一鸣,他看了看,如果按照市场价格,这些藏品的总价能超过一千万就不错了,要拍到三千万简直就是做梦,所以一百万的奖金也只是画饼充饥罢了。

但张一鸣仍然努力查阅资料,对有些有看头的藏品,还虚构了一些小故事。要知道,一张本身只值几万元的作品,一旦加上一个跌宕起伏的背景故事,也许就能引发买家的兴趣,拍出十几万甚至更高的价格。反正历史浩如烟海,奇闻轶事也无从考证,但却能体现拍卖师的水平。

张一鸣在编故事的过程中,发现这堆藏品上都盖有一个小小的印章,由于年代久远,收藏者似乎也疏于保存,印章只能勉强辨认出最简单的一个“王”字。他赶紧查阅资料,发现历代书画收藏家中姓王的寥寥无几,也没什么出名的。张一鸣知道,想从这方面入手增加价值,是没啥希望了。

还有一本游记引起了张一鸣的注意,游记图文并茂,风格颇似徐霞客,还盖着清政府各地官衙的印章,游记的落款叫黄子文。张一鸣查完资料,又大失所望,因为历史上没有记载过这么一位旅行家,这本游记也不太值钱。

接下来,引起张一鸣兴趣的是一道圣旨,这是雍正皇帝下令抄家的圣旨,被抄的正是写游记的黄子文。让张一鸣兴奋的是圣旨上有雍正的朱批,是没头没脑的八个字:“因果报应,汝心自知。”

张一鸣赶紧打电话给李非,问他是否知道这道圣旨背后的故事。李非说:“我爸说过一段往事,但也没有任何证据,你姑且听听看吧。”

李非说,雍正年间,黄河流域有个官员,家中有个年轻貌美的妹妹。有一年,雍正皇帝到此地出巡,见着了官员的妹妹,对她念念不忘,便让人暗示官员,让妹妹入宫。没想到,官员不但不从,还偷偷把妹妹嫁给了别人。雍正很生气,又不能因此入人以罪,等到一年后,终于找到一个小错,抄了官员的家,还特意在圣旨上写了八个字的朱批。

张一鸣心头一动:莫非黄子文就是那个被抄家的官员?但为何字画上的印章都是“王”字呢?接下来的几天里,张一鸣继续查找黄子文的信息,可这个人居然像不存在一样,在史书上没有任何记载……

2.火热的竞拍

拍卖会紧锣密鼓地筹备着,确定了日期,在媒体上投放了广告,还给那些经常参加拍卖的买家发了邀请函。邀请函按惯例附上要拍卖的藏品图册,让买家们能预先挑选自己喜欢的藏品,做竞拍准备。

当然,对于那些见惯大场面的买家们来说,这场拍卖会没什么高价物品,算是一场比较平庸的拍卖会。

虽然这只是一场平庸的拍卖会,但由于此时正是行业淡季,没有其他大型拍卖会抢戏,因此拍卖会当天还是来了很多买家。有些买家就是冲着张一鸣来的,对他们来说,看张一鸣主持,本身就是一种享受。

拍卖会开始了,张一鸣抖擞精神,拿出自己的全部本领,调动现场气氛,力求将每一份藏品都抬到高价。一些新入行的拍卖师在台下窃窃私语,他们不明白张一鸣为什么会对这场平庸的拍卖如此卖力。只有那些懂行的才明白,这是张一鸣在巩固自己的江湖地位。

足球界的人常说:“弱队出门将。”顾名思义,就是说球队越弱,就越容易让门将出名,因为表现的机会多了。拍卖也是同样道理,没有一位拍卖师是在拍卖价值连城的拍品时成名的。奇珍异宝人人抢,现场气氛自然就热烈,只有那些平庸的拍卖会,才能体现拍卖师的真实水平,使他们“一战成名”。

拍卖会进行了一个小时,已经拍出去六幅画和一份老地契,成交价都比较理想。张一鸣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拍出三千万的高价,但只要能把这些藏品拍出两千万,自己在业内的地位就更加稳固了。

接下来,张一鸣推出了一份最有可能引起争夺的藏品——雍正抄家的圣旨。虽然被抄家的官员没有名气,但这份圣旨上有雍正的朱批,而且品相也比较完好。圣旨的起拍价是五十万,张一鸣觉得如果走运的话,有可能突破两百万。因为雍正皇帝在位时间较短,又不像乾隆喜欢到处题词,留下的墨宝极少。而且,最近刚好兴起雍正热,不管是穿越剧,还是后宫剧,好像都对准了这位争议颇大的皇帝。同时,张一鸣也注意到,有几个实力雄厚的买家还没举过牌,能不能让他们出手,就看这道圣旨了。

张一鸣把李非告诉自己的故事,包装了一番,娓娓道来。显然,故事打动了一部分买家,他们倒不是相信历史上确有其事,而是这两句朱批,和这个故事严丝合缝,将来将圣旨转手时,也可以拿出去哄哄人。

于是,一番激烈的争夺开始了。每当场面出现胶着的时刻,张一鸣就会适时地指出雍正皇帝的历史地位,每当叫了一次价后,张一鸣还会插上两句《雍正王朝》的台词,让其他人有更多时间考虑。

就这样,拍卖价格在张一鸣的调动下,逐渐逼近一百万,几个大买家也开始举牌了。

张一鸣眼看价格就要喊到一百五十万了,决定烧最后一把火,他说:“这份拍品还有人举牌吗?作为本场最有价值的一份拍品,我公司决定,谁有幸拍得它,将获准在剩下的拍品里任意挑选一样作为赠品,请注意,是随您心意,任意挑选!”

这一招果然灵验,买家们觉得这个任意挑选的机会很不错,又开始纷纷出价,转眼间就冲破了两百万。

张一鸣则暗自好笑,他知道剩下的那些藏品,价值最高的也不会超过五十万,看来自己这步棋走对了。

然而,接下来的情况却超乎张一鸣的预料,价格拍到三百万后居然还有人在出价,已经开始向三百五十万挺进了。此时,张一鸣又高兴又吃惊,他发现频频举牌的有两个人,一位是他熟悉的VIP客户刘先生,他是个实力雄厚的大买家;另一位则是个面生的年轻人,他身穿黑色西装,面无表情,只是在别的买家举牌后毫不迟疑地举牌加价。

很快,价格喊到了五百万!别的买家都不再举牌了,只剩刘先生和那个年轻人还在举牌,而且都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

张一鸣兴奋之余,只觉得纳闷:难道雍正皇帝真的这么火?

3.离奇的出价

当价格飙升到五百五十万时,张一鸣忽然担心了起来,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个年轻人是个托儿!委托人李非对这批藏品寄予厚望,他很可能会在场下安排一个托儿,当发现有人对某一件藏品特别感兴趣的时候,就往上抬价,而那个面生的年轻人,很可能就是李非的托儿!

张一鸣想到这里,不禁又气又急。实话实说,每个拍卖公司都有专门的托儿,与托儿的合作也是拍卖师必修的一门功课。但让张一鸣生气的是,李非竟自己安排托儿,这意味着他不信任拍卖公司,也不信任张一鸣。而且这个托儿只知一味加价,胡来一气,显然是个生手,再这样抬价下去,真正的买家就要跑了。而且一旦败露,也会严重影响路德拍卖公司和张一鸣的声誉。

张一鸣一边假装和观众互动,一边在心里暗自盘算,他很快想到了办法。他在拍卖台的遮挡下迅速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李非:“让托儿快撤,否则弄巧成拙!”

这时,价格已经交错上升到了六百万。张一鸣急得口干舌燥,他清楚地知道,报价已经远远超出圣旨的实际价值。这两人究竟在干什么呢?

这时,张一鸣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李非回了短信:“什么托儿?”

张一鸣觉得,这事已经不是请托儿那么简单了。他立刻转换思路:如果这个年轻人不是托儿,那他图什么呢?今天刘先生也不太对劲啊,他是拍卖会的常客,经验十分丰富,不可能不知道价格已经大大超出了拍品的价值,难道两人是在为什么事情斗气?

想到这儿,张一鸣立刻朝刘先生和年轻人望去。只见刘先生的身边有个漂亮的女孩,她一头长发,窈窕白皙,但此时她的脸却涨得通红,不时望望还在加价的年轻人。

张一鸣察觉出三人之间微妙的气氛,便推测出了一种可能。这种局面,张一鸣以前碰到过一次,当时是两个土豪为了争夺一个心仪的女孩,竞拍一条翡翠项链。没想到今天自己走运,又碰上两个争风吃醋的傻子。

当圣旨价格飙到八百万时,刘先生也坐不住了,他冲着女孩耳语了几句,女孩掏出手机,轻轻地拨打起来。

几乎同时,年轻人掏出手机,看了看号码,又抬头看了看刘先生身边的女孩,忽然举手道:“拍卖师先生,我申请暂停拍卖十分钟,可以吗?”

台下顿时哗然。要求拍卖暂停通常是由于委托人忽然撤销某一个拍品所致,必须征得所有参拍人的同意。

张一鸣想了想,问在场的人:“有人提出异议吗?”

对其他人来说,这轮竞拍可谓跌宕起伏,如今又出现戏剧性的转变,反正事不关己,何不看完这场“好戏”呢?于是,大家纷纷表示,同意暂停。

于是,张一鸣宣布:“拍卖暂停十分钟,十分钟后继续,暂停前最后出价为八百万,真实有效。”

拍卖会刚一暂停,那个漂亮女孩就走出了拍卖大厅,年轻人也立刻跟着走了出去。他们走到拍卖厅旁边的过道里,就站住说话了。张一鸣迅速调出了该位置秘密设置的监控摄像头。

两人的对话十分简单。女孩劝年轻人:“你不要斗这个气了,你哪来那么多钱?如果你拍卖后不付钱,会吃官司的。”

年轻人回答道:“你以为就那个假洋鬼子有钱?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买这道圣旨?因为那是我家的东西,我不能让它落在外人手上!而且,告诉你,我就是坐牢,他也别想称心如意。”

女孩又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只是他的秘书,不是他的女朋友!我跟你分手也和他无关。说正经事吧,他说会给你一百万,只要你放弃这轮拍卖。”

年轻人冷冷一笑,说:“好大方啊,我不要他这一百万。我实话告诉你,我买彩票中大奖了,税后一千万,今天我就是来争这口气的。他如果愿意出高于一千万的价格,东西就归他,否则他就等着丢人吧。他不是大买家吗?不是移民国外了吗?他不是说过没有他买不到的东西吗?我倒要看看,他的面子值不值一千万!”

最后,女孩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我知道,把这些东西拿出来拍卖很过分,不过这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你要看开点。我哥他真的很需要钱。”

年轻人没再说什么,他转身回到大厅。拍卖继续进行。

刘先生又举了两次牌,价格已经到九百八十万了。小伙子咬了咬牙:“一千万!”

现场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这道圣旨能拍出一千万,这真的是天价了。张一鸣还在琢磨女孩最后那句没头没脑的话,观众的喧哗声惊醒了他,他镇定了一下,举起拍卖槌:“还有人要出价吗?一千万一次,一千万两次,一千万三次!”

大家都看着刘先生,只见他一脸犹豫不决,拿着牌子的手微微一动,到底没举起来。

最后,张一鸣一槌定音:“成交!”

现场一片叹息声和鼓掌声,大家看了这样一轮热火朝天的竞拍,都觉得非常过瘾。

在众人的注视下,年轻人走上台,接过了圣旨。他把圣旨往手提包里随便一塞,开口问道:“现在我是不是可以在剩下的东西里随便选一件了?”

张一鸣点点头,回答道:“你有这个权利,但只能选一件啊。”

年轻人也不说话,低头在那些藏品里翻找起来。

趁这个机会,张一鸣赶紧抽空看了一下年轻人的相关资料。他叫王子枫,刚刚大学毕业,以前没参加过任何拍卖会。张一鸣心想,小伙子,你这个面子争得可够贵的。

4.特殊的选择

这时,王子枫已经选定了附赠的藏品,他抽出黄子文的游记说:“我就要这个。”

张一鸣知道这本游记的收藏价值不高。毕竟这不是徐霞客写的,历史上有没有黄子文其人,还是个问题。张一鸣觉得王子枫太冲动,想让他换一件有价值一点的赠品,就忍不住提醒道:“你不再好好选一选?”

王子枫摇摇头,坚决地说:“不用了,我就选这个了。”

张一鸣点点头,王子枫拿起游记正要塞进包里,突然有人大喊一声:“慢着!”全场人都一愣。

只见刘先生站了起来,脸色铁青道:“好啊,原来你是扮猪吃老虎呀!没想到我大风大浪都闯过,却在你这阴沟里翻了船。”

坐在他身边的漂亮女孩轻声说:“刘总,您刚才不是说,就给他这次面子吗?”

刘先生却恶狠狠地说:“你懂个屁,你以为这小子真是为你而来?他背后肯定有人指使,否则哪有这么巧的事!”

张一鸣愣住了,在他印象中,这位刘先生实力雄厚,风度翩翩,即使拍卖会上失利了,也只是一笑置之。今天他怎么这么失态呢?张一鸣告诉自己,必须先稳住会场。于是,他平静地说:“刘先生,您是拍卖会的常客了,胜败乃兵家常事,这小伙子一看就是初入行的,您让他三分也算是照顾晚辈了。”

但刘先生依旧不依不饶:“不行,圣旨他可以拿走,赠品他得另选。否则我要去告你们拍卖公司,在拍卖会开始之前你们并没有说有两件藏品会捆绑拍卖,所以你的临时决定是违规的!”

张一鸣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刘先生无法割舍的是赠品——黄子文的游记。张一鸣虽然觉得奇怪,但他不愿意把事情弄僵,就轻声对王子枫说:“王先生,你看是不是另选一件,这里面比它好的东西多着呢,要不我帮你挑一件?”

没想到,王子枫也态度强硬,他说:“不行,我就要这件。自由选择权是你说的,你可是拍卖公司的首席拍卖师,不会出尔反尔吧?”看来,王子枫也是有备而来,可能正如刘先生所说,王子枫是虚晃一枪,让人以为他是难舍旧爱,其实是冲着这本游记来的。

张一鸣知道,眼下情况有些棘手,按道理,临时决定赠送一件藏品,是拍卖会上可用的方法。当然,严格来说这样做确有违规的嫌疑,但这是约定俗成的方式,就像篮球赛里的空中接力扣篮一样,按照篮球赛规则严格追究,那都属于违规的干扰球,但已经约定俗成了,没有哪个裁判会觉得有问题。

如果刘先生因为这样一件赠品,真的闹起来,这事确实也不容易了结。但让张一鸣更想一探究竟的是,这本游记究竟有何不为人知的价值,让两人如此不肯罢手?

这时,忽然有人小声说了一句:“我说,游记里不会有藏宝图吧?”

这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会场里的人顿时恍然大悟,连张一鸣也觉得很有可能。那本游记里的手绘图十分精细,而且大部分是沿海地区地貌,几百年间不会有大的变化。如果真有藏宝图,按图索骥没准真能找到宝藏。被抄家的官员偷偷埋点财产也是很有可能的。

不过,不管有没有藏宝图,现在都是王子枫占着理呢,如果今天他张一鸣不能兑现自己的承诺,那以后怎么在拍卖行立足?于是,张一鸣沉下脸,清清楚楚地说:“行有行规,言出必行。我作为拍卖师,有委托人的全权委托书,我有权根据现场情况决定藏品拍卖的具体方式。今天这本游记归王先生了,如果刘先生有意见,可以去法院告我。现在进行下一件藏品的拍卖。”

刘先生一听,冷冷地说:“好。以后你的拍卖会不用请我了,咱们法庭上见。”

张一鸣听了,心里一沉,他知道这位刘先生对公司的意义,他代表着一种势力,收藏圈子里很多人都跟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万一他动用关系,封杀自己,或是来拍卖会上捣乱,最后公司很可能会权衡利弊,丢车保帅将自己辞退。

正在张一鸣左右为难之时,忽然一个人冲进拍卖大厅大嚷:“哪个藏品拍出了一千万?”张一鸣一看,是李非满头大汗地冲进了会场。

张一鸣说:“李先生,恭喜你,你的雍正圣旨拍出了一千万的天价。”没等李非说话,底下有人大喊:“但是附赠了一本游记,没准里面的藏宝图价值一个亿!”

李非赶紧问:“什么藏宝图?”

张一鸣指着王子枫说:“就是他手里的那本游记,李先生,这笔记我看过,都是沿海地区的图,上面又没什么特殊标记,应该不是藏宝图吧?”

李非这才注意到台上的王子枫,脱口而出道:“子枫,怎么是你?那游记真有那么重要吗,能让我看一眼吗?”

王子枫摇摇头说:“我实话告诉你,这不是藏宝图,何况这东西在你手里,肯定看过不下百次了,多看一次,你也看不出什么门道来。”

显然这两人是老相识了,不等两人继续寒暄,刘先生冷冷地说:“主持人还没说话呢,这笔记现在还不能说是王子枫的。”众人又齐刷刷地看向了张一鸣。

这时,张一鸣已经下定决心,就算公司开除自己,自己名声还在,还能去别的拍卖公司;而如果自己迫于刘先生的压力,改变决定,那就失去了信誉,再也无法做拍卖师了。这么一想,他坚定地说:“我言出必行。王先生,恭喜你获得雍正的圣旨和黄子文的游记!”

5.最后的争夺

李非眼睛飞快地转来转去,似乎在打着什么主意,接着他转向王子枫:“子枫,你看看剩下的这些藏品里,你喜欢哪件都可以拿走。那本游记我也很喜欢,就给我留个纪念吧!”

王子枫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这本来就是我家的东西,今天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

张一鸣被两人的对话搞糊涂了,正想说话,刘先生忽然拉着漂亮女孩走上台来,他狠狠瞪了张一鸣一眼,又看向王子枫,语气缓慢而柔和地说:“小伙子,咱们都是男人,以事业为重,女人算什么。你真心喜欢她,我退出就是了。听说你中了大奖,恭喜你啊。不过坐吃山空也不行,我在国内有几家公司,一直想找个合伙人。你学的是工商管理,如果有兴趣,我们冰释前嫌如何?”

女孩低头不语。王子枫愣怔地看看女孩,又看看刘先生,略一犹豫,便摇摇头说:“不用了,我知道她不是真心的。而且实话告诉你,我没有中大奖,那么说是为了迷惑你。你开始猜得没错,我确实是受人所托,来拍这件东西的。至于原因,我想到了此时你我都清楚。我劝你别再为难这位拍卖师了,也别再想着和我做交易。我虽然恨你抢走了丽丽,但我今天不是为此而来。如果你还步步紧逼,我就当场挑明咱俩争夺的原因,我想,你也不想如此吧?”

李非咬咬牙,忽然大叫起来:“王子枫,你别这么狂,我祖宗欠你家的,我不欠你家的。说到底,这些东西现在是属于我的。我宣布,由于拍卖师张一鸣未经我同意,擅自决定赠送拍卖品,我将申请撤回所有拍品,本轮拍卖无效!”

张一鸣一听,顿时脑袋“嗡”的一声,脸色苍白。他没想到李非会来这么一手。自己费尽心血,竟被他毁于一旦!更为可怕的是,一旦他申请成功,自己在拍卖圈就会身败名裂,永远无法翻身。

王子枫冷冷地看看刘先生,又看向李非,冷笑着问:“我想,你们俩现在是战友了吧。是不是在拍卖过程中有人发现不对劲,去找过你了?”

刘先生看看李非,问:“南哥找的你吗?”

李非咬咬牙,回道:“没错,不过老子跟你也不是一伙的,告诉那个南哥,想要这本游记,行,拿钱来,没有五千万,想都别想。”

王子枫冲着李非冷冷地说:“你真是不辱家风啊,为了钱什么都肯干。”

李非呸了一声:“你站着说话不腰疼,老子欠了那么多债,不抓住机会发一笔,以后喝西北风?”

刘先生恶狠狠地说:“你想清楚,南哥可不是好惹的,你就不怕有钱没命花?”

李非嘿嘿一笑,回答说:“南哥是什么人,老子清楚得很,你不知道吧,你的秘书是我的亲妹妹。原来我还想通过我妹妹,把藏品卖给你们公司,可你们公司的人随便看一眼,就给扔回来了。现在后悔了?活该!”

张一鸣此刻只顾想着自己的事,他想:自己有李非的全权委托书,上了法庭自己有几分胜算?全权委托中确实没有细则允许自己可以用搭配的方式来拍卖物品,但自己的用意是为了替他多赚钱呀!唉,就算赢了官司,自己的名声必定受损……

就在张一鸣胡思乱想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漂亮女孩忽然大声说:“都别吵了!那本游记是我的,你们谁也无权拿走!”这句话一下子把全场人都镇住了,张一鸣也一下子回过神来,看看女孩,不明所以。

只有李非急了:“丽丽,你干什么,是你答应我把这些藏品拿出来卖的!”

女孩的脸涨得通红,她恳切地说:“哥,爸公司破产,你接手一个烂摊子,一边给爸治病,一边替爸还债,这些我都知道,否则我也不会答应你把这些东西拿出来拍卖。可你记得吗?爸临终前把这些藏品一分为二,分给了我们兄妹俩,圣旨的确是你的,但游记是在我的那一半里的。现在我什么都不要,就要这本游记,其余的全归你!”

张一鸣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如果女孩此言是真,那么自己就得救了。因为女孩的所有权高于李非的委托权。这样一来,整个委托从一开始就是无效的,过错在李非,自己就没有责任了。他此时对女孩真是感激得无以言表,赶紧插话说:“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回答说:“李丽。”

张一鸣又说:“如果你能拿出能证明游记属于你的证据,我就可以物归原主,取消该物品的拍卖。”

此时,李非也醒悟过来,他懊恼地说:“不用拿证据了,我承认,游记确实在我妹妹继承的那一半遗产里。”

张一鸣听了,立刻欢喜地宣布:“该物品的拍卖无效!”

但李丽忽然打断张一鸣的话:“请等一下。”说完,她转向王子枫,“子枫,你告诉我,这么多藏品,为什么你一定要抢这本游记不可?只要你告诉我真相,我就把它还给它真正的主人。”

王子枫看看周围的人,走到李丽身边,贴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李丽听完,惊喜地望着他,微笑着说:“如果你以前就跟我要,就不会有这么大的风波了,游记我会给你的。”

王子枫苦笑着说:“你爸活着的时候,我和你交往都是瞒着他的。你爸去世后,我又以为你移情别恋,爱上了这个有钱人,就更不会跟你要任何东西了。其实,本来我也不知道,是拍卖资料公开后的这两天,有位民间收藏家来找我,我才知道这本游记的价值。对不起,现在我知道了,是我误会你了。”

李非有气无力地说:“你们俩冰释前嫌我很欣慰,不过妹妹,我还是求你把这游记送给哥哥吧,我能把它卖出五千万!没准更多!”

王子枫无奈地看着李非,说:“你能不能跟你妹妹学学?就算没有这本游记,这次拍卖会的钱也该够你还债了,如果还不够,我和丽丽下半辈子挣的钱都给你,行不行?”

李非又叹了口气,终于点头认命了。

6.背后的故事

刘先生见这情势,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最后一跺脚,朝会场外走去。李丽却没有和他一起走,刘先生回过头望望李丽。

李丽说:“刘总,我要辞职。因为刚才,我真正认识到了你的为人。我无法继续为你工作。”刘先生狠狠地看了台上所有人一眼,转身悻悻离去。

张一鸣半天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看着李非:“李先生,你的委托还有效吗?这场拍卖会还能继续吗?”

李非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着妹妹李丽。

李丽说:“我说过了,除这本游记之外,所有的东西都归你了。”李非无精打采地说:“继续吧。”

张一鸣刚举起拍卖槌,王子枫走上前来:“张先生,我能说几句吗?也许对这次拍卖会有帮助。”

众人此时的好奇心已经被王子枫推到了顶点,纷纷叫喊着:“让他讲,让他讲!”

王子枫平静地说:“这批藏品看似普通,其实里面有个很长的故事。刚才拍卖师讲的故事,是当时民间流传的版本,其实,在这个版本背后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他看看李丽和李非,李非苦着脸耸耸肩,李丽则冲他点点头。

王子枫说:“在雍正年间,有个南方人叫黄子文,他学识渊博,酷爱游历名山大川。在游历过程中,他写下了这本游记。后来他考中进士,到地方做官。那年当地遭遇水灾,一个姓王的穷书生一家都被水冲走了,只有他的女儿侥幸逃生,流落到黄子文家,被黄子文的母亲收为义女。这女孩出身书香门第,酷爱字画,和黄子文诗词唱和,感情日深。黄子文的母亲也很欢喜,一心想撮合二人成婚,可没想到,老人家还没来得及操办此事,就病倒了。就在此时,雍正皇帝巡视灾情,来到黄子文官邸,由于黄子文是个清官,没有仆人,老母又生病,很多事都是义妹帮着操办。雍正见到女孩容貌俊美,谈吐不俗,心生爱意。但他素来含蓄,临走时授意身边一位姓李的大臣跟黄子文说,让他送妹妹入宫。”

说到这儿,张一鸣和台下的人都听傻了,愣愣地看着王子枫。

王子枫接着说:“黄子文万分为难,对李大人说明了实情,但李大人警告黄子文,雍正不好女色,能看上他妹妹是隆恩浩荡,不能扫了他的兴致。最后,李大人言明明日一早来接人。黄子文无奈,只好告诉了义妹,义妹痛哭失声,惊动了病重的黄母。黄母当机立断,支撑着病体,请来左邻右舍作证,给黄子文和女孩举办了婚礼,二人进入洞房之后,黄母含笑离世,夫妻俩哭声动天,喜堂改作灵堂,他们以夫妻之礼为母守孝。

第二天一早,李大人亲自来接人时,才知道木已成舟。他恼恨黄子文不识抬举,让自己丢尽脸面。他在皇帝面前隐瞒真相,污蔑黄子文不忠不孝,丧心病狂,为了不让妹妹入宫,在老母新丧之日强娶亲妹妹为妻,简直禽兽不如。

雍正素来重孝道人伦,哪能容得这种骇人听闻的乱伦之事,当即就要下旨把黄子文满门抄斩。但转念一想,有此恶果,是因为自己看上了黄子文的妹妹,可以说自己也是造因之人,此事不可张扬。于是,他让李大人以修护河堤不力,导致百姓受灾为由,将黄子文抄家收监,对黄子文的妻子则网开一面,由她去了。

黄子文不久就死在了牢里,而他的妻子再也没有露过面。黄子文被抄家时,家里除了一些并不昂贵的字画外,就剩下了他早年写的那本游记。这些东西,连同那道抄家的圣旨,由于雍正在上面写了朱批,事后又觉得不宜张扬,命令不用缴回存档,都暂存在了李大人家。”

人们静静地听着,听到这儿,张一鸣问王子枫:“你是黄子文的后人?”

王子枫点点头,继续说:“黄子文和妻子洞房后,妻子有了身孕,儿子出生后,为了避祸,她让儿子随自己姓王。此后代代相传下来。”张一鸣看着李非,李非嘟囔了一句:“不用看了,我家是李大人的后代。这个版本的故事我听我爷爷讲过。”

李丽轻声说:“我和子枫在高中相识,但一直到大学一年级,他看到我家的家谱时,我们才知道天下竟然有这么巧的事,几百年后我们两家竟然又相遇了。从那天开始,我就暗暗发誓,只要他跟我要他家的东西,只要是属于我的那部分,我都会给他。可他从来没有开过口。”

王子枫深情地看着李丽说:“不需要了,那些东西,代表的是我们两家之间的仇恨,在我们这一代,仇恨早已结束了。”

当张一鸣再次宣布拍卖开始时,被故事深深打动的人们纷纷争着举牌。

接下来的拍品大多以理想的价格成交了,最后的总金额居然真的达到了三千万。

拍卖结束,李非虽然有些失望,但他还是言而有信,奖励了张一鸣一百万。

张一鸣追问他,那本游记到底有什么奥秘。

李非却面有愧色、局促不安,最后他没头没脑地扔下一句:“你不用急,最多两个月,你就知道了。”说完就走了。

在两个月后的一次多国论坛上,因为海上岛屿的所属问题发生了争执。于是,我国代表展示了一些证据,包括地图和官方文件。其中最特殊的一件证据是一本雍正年间的游记。那上面清晰地画出了南海的多个岛屿以及当时渔民和官方对岛屿的称呼,最关键的是,在每幅图文上,都有当时清朝地方政府的印章,证明这是位合法的旅行者所写的笔记。这本笔记极其明确地指出,在雍正时期,这些岛屿就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当时我国人民已经在岛屿附近从事渔业活动,并在岛屿上避风和生活,部分岛屿还曾驻扎过打击海盗的军队。

参加论坛的代表说,这本游记是一位民间收藏家竞拍得来的,在竞拍过程中,曾遭遇恶意抢拍,但经过多方努力,还是把这些珍贵的证据留在了国内。

张一鸣看到这则新闻,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他从自己的一百万奖金中拿出了五十万,按照王子枫拍卖资料上留下的地址,去找王子枫。他想,王子枫也应该得到奖励……

推荐阅读:
上一篇:三蛇鼎案 下一篇:文人的怪癖
看过《最昂贵的拍卖品》的同学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