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惹上你散场的青春

编辑:作文网 | 来源:爱情故事

2011年6月3日,程莉亚遇见了那小说中所谓的一见钟情所描写的对象。

可惜,他现在是自己死党魏雅的男朋友。

俗话说,朋友就是用来帮自己两面插刀的,所以有时候,程莉亚觉得倒捅她一刀也不算为过。

这是程莉亚的想法,但是,关于执行,还是很有难度的。

这不,连想要打听魏雅她的男朋友的名字、电话号码、QQ,那人都闭口不谈,只是说,不是本校的。

现在是个小三的世界,由于《千山暮雪》的小三文化的小说一发表,小三文化终于登上了台面。

程莉亚应该就是属被小三文化严重熏染中的一个。

她决定要亲自捣鼓这种文化,并把它发扬光大。

小三也有爱情,小三也能被人怜惜,小三也能踢走正室,小三也能登上台面……

事实证明,小三在这个世界中是最受宠的。

程莉亚觉得还是主动出击来得快,最好是能拉到同盟军。

怎么说魏雅长得也是那种清秀型的女生,不缺暗恋她的人。

这时候,只要拉到一个与自己实力相当的同盟军,两面夹击,这就两全其美了。

果然,那人还真给程莉亚找到了。一大四的男生,平时花心的可以,可是他在一星期前就瞧上了魏雅,正烦恼怎么横刀夺爱,正巧又遇上了志同道合的程莉亚。

两人相见恨晚似地跑到一角落里吹嘘。

“兄弟,我跟你说啊,我大二谈了十个女朋友。一个比一个长得正,可是一个脾气比一个脾气差。”

“我之前也不交了两个男朋友,两都是花心族。气死我了,之前他们和别的女生偷情还被我抓住了。”

“话说,你打听过魏雅的男朋友的品性了?万一跟之前的一样……”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那男的不可能是那样的人。”

“……”

在两人聊得不亦乐乎的时候,魏雅勾着男朋友的手臂走过,微有些吃惊地问,“程莉亚,你怎么会呆在这里?”

程莉亚忙抬头看向声源,微有些尴尬地说道,“我和一朋友遇上了,然后就聊上了呗。”说完,还别有深意地看了魏雅身后。

魏雅笑笑,“那你们慢慢聊吧。”说完又回过头,“我送你一段路吧。”

对面的男生温柔地笑着继而对着魏雅点点头,这一场景看得程莉亚芳心直窜,使她更加确定了今后的道路——横刀夺爱。

要说是巧合也好,缘分也罢。

程莉亚就这样遇上了魏雅的男朋友。

在超市的零食区,程莉亚正在犹豫这个月是先买衣服还是先大吃一顿,刚刚魏雅又打电话来说,今年新季的衣服上架了,要不要去血拼。

无奈终究抵不过衣服的诱惑,只能去买泡面混日子。

伸出手准备拿几桶泡面外加几袋薯片什么的小零食,却感受到后面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

程莉亚不耐烦的回头看,以为是在超市里专门推销试吃食品的女大学生。

一回头,还没反应过来,顿时语塞,“你……你——”

“你好,你是程莉亚吧,我是魏雅的男朋友,申江。可不可以借我三百块。有点急事。”

当申江一脸为难地对程莉亚说完时,对方已经激动得打开包包就开始翻钱包,然后几乎是一瞬间扯出了五张红色人民币,大方地说道,“既然你有急事,我就多给你两百好了。”

申江忙说“谢谢”,又问程莉亚要了电话号码,以后会把钱还给她。

程莉亚本想推脱不让他还,正好可以欠自己一个人情。

但是最重要的是,申江为了还钱,要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所以,程莉亚是很期待哪一天申江为了还自己的钱,拨打了自己的手机号,然后自己就可以胜利地得到申江的联系方式。

没事的时候,可以适时地去骚扰骚扰,最好是在申江和魏雅演绎浓情蜜语的时候,自己一个冷不丁的电话打过去,破坏一下气氛。

最好是让魏雅看到这个号码是自己的,然后两个人吵起来,自己的小三梦想也就成功了。

过几日后,程莉亚看着徐晋安一点动静都没有,顿时感到一阵郁闷。

之前一直听徐晋安吹嘘自己用了三天拿下××高校校花,踢走了那个整天跟校花走在一起的男生。

程莉亚还真觉得徐晋安还真是个人才。

可是,现在,听说徐晋安一直在搞一个追女策划案,她觉得还是用蠢材来形容徐晋安一点也不为过。

当程莉亚满脸不快地回到宿舍时,很快就发现一个比她还不快的人——魏雅。

瞄了一眼魏雅,又看见了桌上的钱,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含着一种失落再加上一丝假笑跑上前去。

“你怎么了?”程莉亚轻轻问道。

魏雅也瞥了她一眼,“喏,这是还你的钱。真是谢谢你了,借我男朋友的钱。”

魏雅特意把“谢谢”两个字说得特别重。

似乎是提醒着程莉亚不要多管闲事。

程莉亚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尴尬地点点头。“真是的,我当什么事,不就是借你宝贝男朋友点钱没汇报给你吗。用得着这样吗?看你嘴巴嘟得跟鼻子一样高了。”程莉亚故意打趣道。

看来要分开这两个人,还是要花点心思的。

看起来两人似乎没有什么秘密,可是越是这样毫无遮拦,越是有空可钻。

想到这里,程莉亚真觉得累,怎么抢个男朋友也这么累。

魏雅也没有搭理程莉亚的打趣,只是自顾自地解释道,“他这个人,别的还好,就是有点多管闲事。朋友请女朋友在饭店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才发现钱包没带,匆匆打电话来求救,没想到自己身上的钱也没带够,本想回去拿的,没想到又无意中巧遇了你。”

听着魏雅的话,程莉亚也听出了另一层意思,申江只是无意,你千万不要误认为是有意,你也千万不要自作多情,免得自讨苦吃。

这是给程莉亚的重大打击。

尤其是,明明被要走的手机号,却还一个电话没来,就这样生生地被扼杀在魏雅的手里。

目的没达成,还打草惊蛇,真是够悲催的。

程莉亚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那个够白痴的在写追女计划的傻瓜,徐晋安。

怎么说徐晋安家世也不算差,老爸是局长,老妈是律师,教出了这么一个宝贝儿子。

魏雅还是冷着脸,程莉亚作为死党凑了上去。

两人交谈了几句,魏雅很快就不顾形象地哭了起来。

“那个混蛋申江,昨天打电话告诉我,他今天晚上不能准时赴约了,原因竟然是他们班一体重两百斤的女生胃疼得厉害,他给送去了,因为那女孩家人不在这里,平时也没什么朋友,根本就没人照顾。他竟然自作主张甩了我的约去照顾这世界上他所谓的弱小群体。真是弱小的可怜!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那女生这事已经是第六回了,他傻傻地做好事,也不知道那女的安得什么心!”

程莉亚无奈地耸耸肩,没想到申江心地这么好,好得似乎也过头了。“那你没和他好好谈谈?”

魏雅一听这话更火了,“我和他谈了n次,他哪次听我的?”

中午,乘着午饭时间,程莉亚约来了徐晋安,又拉着魏雅去食堂,之后吃到一半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过来说是有事,匆匆离开了。

剩下的,就是魏雅和徐晋安了。

徐晋安看着魏雅看着筷子发呆,假装不经意地问了句“怎么了”。

魏雅摇摇头,又看着筷子发呆。

徐晋安决定表现出自己极其具有绅士风度的一面,突然站起身,弯下腰,伸出右手,“我家今晚有个Party,这是邀请卡,会有很多朋友过来。作为朋友的朋友,还请魏小姐赏个脸,到寒舍坐坐吧。”

徐晋安觉得,这一系列的行为花了不少时间排练的,如果魏雅推辞,这自编的戏就没法继续演下去了。

魏雅看着徐晋安这一系列不正常的行为,笑了出来。

顺势从徐晋安手中把邀请卡拿了过来,“谢谢了。”

自从昨天魏雅知道申江又去干那种傻事,干脆手机关机,也不想在和他多说什么,独自一个人呆着。

原本以为今天开机会接到申江的未接电话,没想到,只有一个未接电话,还是家里打来的。

当然这一切魏雅都没有和程莉亚说。既然申江可以丢下自己去照顾其他女生,为什么自己不可以丢下他去和别的男生参加聚会呢?

程莉亚想去一趟医院,听魏雅说申江肯定还在医院。

虽然这个城市医院很多,也不知道申江的学校在哪里。

但是,程莉亚可以肯定,肯定离她们学校不远,从魏雅的性格上分析,她是肯定受不了和自己男朋友隔那么远的距离的。

既然这样,自己学校附近按远到近共有三家医院,而医院附近有两个学校。

没办法,好不容易把魏雅调开,如果能够胜利地找到申江,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们终于可以不受魏雅的影响单独相处了。

十五分钟后,程莉亚找到了第一家医院,在前台问了一下,结果就是,昨晚因为胃疼的患者来得还真不少。

根据程莉亚仔细介绍,还是有两个嫌疑可能是程莉亚要找的对象。

程莉亚只能再问,“她身边有没有一个年龄差不多的男生跟在身边照顾?”

前台护士眼睛一亮,然后转头对着另个护士说道,“昨晚你们是不是把一个二十多岁的男的抬回来,然后旁边也跟了个二十多岁的男的?”

程莉亚听完护士说的话后,也不准备再问了,还是直接去找现实点。最后,第一次寻找以失败告终。

一个小时之后,程莉亚找到了第二家医院,心里祈祷着一定要在这里,要知道,下一家医院距离第二家医院也有一个小时。

仔细询问过后,程莉亚终于得到了肯定答案,兴奋奋地摸到了病房。

刚抬起的手突然被房间里的传来的有人的吵架声惊吓得放下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找没找对房间,再次看了一眼病房号,是正确的。

程莉亚决定不先打断这一切,停一会儿房间里面的人到底在讲什么。

“申江,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为了你,我减肥,这已经是我第六次进医院了。所以,我接下来会采用正确的方法减肥的,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我们可不可以试着在一起。”

“穆璐晓,你闹够了没?你还好意思说是已经为我进了六次医院?是我逼你的吗?不是你每天瞎折腾自己的吗?”

“申江,你别太过分。你应该知道我们曾今发生的那件事吧?我知道我不配你,所以当你和魏雅在一起的时候我一句反对的话都没有说。为了你,我做出了这么多的退让,你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吗?你难道想让我对魏雅说我们曾今发生的那件事吗?”

门外的程莉亚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吓了一跳,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魏雅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程莉亚把耳朵贴在门上更紧了,接下来却是一阵沉默,过了好久,才听到申江的声音,“你明知道那天我们什么也没发生,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还有,如果你妄想你能和我在一起的话,你做梦!”

魏雅的心越来越不安,毕竟申江已经一天没有联系自己了。

晚上还要到徐晋安家参加聚会,程莉亚又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自己孤身一人去参加回来晚了也不安全,虽然徐晋安一直承诺晚上肯定会把她安全送回家,可是徐晋安越是这样说,她就越心惊。

徐晋安这种人的话,百分之八十是不可信的。

可是推脱的话已经来不及了,邀请卡是自己亲自拿的,当时拿的时候,只是想着小气申江一下,没想到,申江没被气到,自己却烦恼得要死。

晚上,魏雅如约地来到了徐晋安的家里。后院已经被搞成一个露天的宴会场地,不少人已经在烤肉了,一派热闹的场景。

就在这一派好场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程莉亚和申江来了。

魏雅心一惊,他们不会——本想上前迎接申江的,却被脑海里这个想法给顿住了,只能默然地就站在人群中间静静地看着他们。

这一切程莉亚都看在眼里,她假装没看见魏雅满脸的悲伤,撇过头对着其他朋友闲聊着。

而申江眼中却是空无一物,冷漠得可以,像是被抽空了灵魂的躯壳。

魏雅突然很想远离这一切,便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不知跑了多久,沿着高速公路慢走,路灯下一片昏暗,来来往往的汽车飞驰而过。

魏雅慢慢蹲了下去,头埋在双腿间哭了。

追上来的徐晋安看到这个场景不免心疼,便搂住了魏雅,魏雅以为是申江,便没有抬头。

闻到了不该存在于申江身上的味道,便惊慌地抬起头,看见是徐晋安,下意识地想推开他,只是自己力气不够大,推不开,也就没心情抵抗了,就这样被徐晋安牢牢地抱住了半个小时,两人一句话都没说。回到徐晋安的家时,两人是牵着手回来的,魏雅的眼睛微肿。

申江之前看魏雅跑了出去本想追出去的,只是他实在放不下面子,所以只有打算在聚会之后在和魏雅好好谈谈。

烤肉的人依然烤肉,开玩笑的依然在开玩笑。

当众人看到半个小时前相继离去的魏雅和徐晋安牵着手回来了,纷纷起哄,要喝交杯酒,魏雅强笑着,最后还是被灌下了两瓶啤酒。

程莉亚笑容满面地拉着眼神悲痛的申江转了个弯来到隐蔽的地方,突然笑意全无,厌恶地甩开申江的手,“申江,我和你实话实说吧。我本想的当你们之间的那个小三的,没想到你和魏雅关系这么铁,也不全是这样,我对做小三这种职业可能没参加过训练,所以对于实践确实很头疼。也就是今天,我对做小三这项职业已经感到厌恶,尤其是做你和魏雅之间的小三。”

申江有点惊讶地看着程莉亚,“你想拆散我和魏雅?”

“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在医院和你巧遇,然后把你拖到这里来吗?”如果程莉亚能看到自己现在表情有多犯贱的话,她肯定会戴上头盔说这些话。“我听到你和那个穆璐晓的对话了,你别和我装说你不认识她!”

申江的脸色瞬间就白了,“你——”

申江本想骂程莉亚的,可是突然间他又想到了什么,语气瞬间就变得温顺了,“我会和魏晓分手,会和你在一起,这件事,我拜托你,不要说出去。”

程莉亚轻蔑地笑了笑,“你别这么自以为是了,就你这破样,我还不稀罕呢。”

说完后,程莉亚转身就走,顺便还丢了一句话给申江,“你自己和魏雅说分手的是吧。”

怎么说也是死党,就算自己再有什么不轨企图,也不会全朝着自己的死党开炮。

终究,魏雅和徐晋安谈了三个月也就分手了,据说这是可以登上杰尼斯纪录的一段时间,徐晋安之前最长也不过一个月。而申江也没再出现过魏雅和程莉亚的视线范围之内。

程莉亚依旧会在每月衣服新款式出现的时候去超市买方便面,把积下来的钱和魏雅出去血拼。

但是每次程莉亚伸手拿起方便面的时候,突然会感到怅然若失,原来,自己也有点陷进去了,原因就是那天在超市莽撞地问自己借了五百块钱的男生永远消失了在了自己的生命里。

大四的夏天的太阳也渐渐落下了,洒下的余晖掩盖在了教学楼的侧面墙上。

还有几个月即将毕业。在此之间,从本校附近的另一所大学里传来了一个重大消息,网友发到网上的两张女生减肥前减肥后的照片得到了的飞速的转载。

之后,魏雅和程莉亚听闻××大学的两百斤女生经过四个月的努力减肥,胜利地减掉了一百斤,虽然经常进医院,不过也有个细心的男生在旁边照顾。

大四毕业前的那个傍晚,魏雅和程莉亚并肩在在学校的长廊上。

魏雅笑着对程莉亚说,“我们这算不算是散场的青春?算了,自从进了一家报社后当编辑,我还真有点二的文艺范儿呢。对了,你不会还为你的小三梦前进吧?”

程莉亚瞪了魏雅一眼也笑道,“盛夏都早过了,这都快冬天了,还有什么激情去做小三这个梦啊?”

推荐阅读: